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2020年2月9日晚上20点,武汉国际会展中心。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江汉方舱医院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两层空间均被改建为医院病区,专门收治轻症新冠肺炎确诊病人,里面的护士表示,现在已经有超过1000名病人入住了江汉方舱医院。

这里是江汉方舱医院所在地,会展中心外的空地已经被医疗车辆,帐篷和板房占满。晚上20点前的板房异常热闹,因为这几个板房是医护人员换衣服的地方。一批医护人员要在这个时间接班,不时会听见护士们互相喊“加油!”的声音,然后投入战斗。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入口不远处的物资存放处,工作一直没有停过,江汉方舱收治超过1000名患者,工作需要极大的体力投入。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一楼和二楼之间人员直接手扶电梯上落,在入口处不远,便是物资集中地。

已经收治超过1000位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江汉方舱医院是首批投入使用的方舱医院,这里集中了9支国家医疗队和6支武汉医疗队,记者看见了广东,云南,新疆,内蒙等地的医疗队在这里工作。在两层的空间里,大量板材被用来做成隔断,每个类似通铺的房有大约20张床。轻症的病人就在这里接受治疗和隔离。会展中心和体育馆等设施的楼高比较高,有利于空气流通。记者看见,二楼还余有部分床位,一位护士告诉记者,现在江汉方舱医院剩下的床位大约还有100个。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一位病人在房间内自行做着运动,简易的间隔墙外贴着“我们在一起”的标语。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75号房还有一些床位空置,护士告诉记者,现在江汉方舱医院就剩下一百多张床位了。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二楼的柜台后,写着标准的住院流程:分床位,接诊,看医生,领药物。负责接诊的工作人员在给病人登记信息。

进入江汉方舱,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排大约30米的桌子,这里就是医疗和生活物资的发放点,然后便是连通一楼和二楼的手扶电梯。二楼大厅有分诊台,同时也是几支医疗队交接的地方。云南医疗队的医护人员们围成一圈,大声吩咐着注意事项。分诊台有不少病人在排队登记信息,护士身后的墙上贴了一个住院的流程:分床位,接诊,看医生,领药。一位女病人在电话里对孩子说:“妈妈这几天忙,等妈妈忙完了就回来陪你,好不好?”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在一楼区域闲逛的几位病人。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几位来自新疆建设兵团医疗队的护士在讨论病人病情。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一位男病人前来求助新疆医疗队的护士哪里可以买到口罩,他的口罩快用完了。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二楼电梯口是个大空间,既是接诊台,也是医护人员交接的地方,晚上8点25分,云南医疗队的医护人员在交接。

方舱医院的病患情况相对较轻,所以他们的活动是相对自由的,在隔离区范围里,病人可以到处闲逛,也有警察在现场巡逻维持秩序。由于隔离治疗的生活比较无聊,不少病人会选择在床位刷手机,记者也看到有病人在做伸展运动。对于医护人员来说,他们的工作就很紧张,每个队伍负责的患者人数都比较多。和其他医院一样,每个交接班进场后,都首先互相在隔离服上写上对方的地区,单位和名字,以便大家辨认。一位医生告诉记者,由于护目镜容易起雾,一进场的头两个小时属于他们的黄金时间,因为这时候视野最清晰,所以他们要尽可能地在这两个小时内接诊更多病人。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内蒙古护士的交接班,几乎所有医护人员的交接班都是以在对方身上写名字开始的。

走进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这里收治超过1000名新冠肺炎轻症病人

两位来自内蒙古的护士,他们所在这个班刚刚接手,即将要在病区呆四个小时。

一队武汉的护士结束工作后,来到出口前的第二缓冲区,互相监督着脱下外层的隔离衣和手套才可以进入下一个缓冲区,在进出场的每一步他们都要进行手消程序以避免交叉感染。记者了解到,每一个医疗队都有专门的监督员,以确保医护人员穿脱防护服的每一个步骤都正确。

文/图:南都特派记者 钟锐钧 发自武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