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这20多天我都在干啥?

我从没害怕过什么,但这次的确被吓到了~~

2019年1月19日早上10:24,小何微信给我发来一张央视新闻的微博截图,大致意思是武汉累计62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春运期间记得勤洗手、戴上防毒口罩。我正在上班,就瞄了一眼没再理会,想着这种事情毕竟离自己还很远,也就没当回事。

中午12:14,我正在公司吃饭,小何又微信给我发来6张截图,有肺炎患者的真实感受、深圳可疑病例、公众号文章、医生预防肺炎全武装工作照片等,他还叮嘱我回头出门一定要戴口罩了。我依然是看完后点头同意,平日里该怎么上班还怎么上班,只是知道武汉有人患病了。

下午14:14,小何继续发来3张微信截图,并说这次病真的好严重,因为截图里有人说机场和火车站搞了体温传感器,并且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有医生发微博了。这次我就多跟他聊了几句,因为他一向非常关注社会新闻,而且了解的平台很多,如果不是很多媒体都在发布消息,他也不可能发现这么多文章。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这20多天我都在干啥?

很自然,在下午15:12和晚上20:44,他又给我发来今日头条里关于此病的三四张新闻截图。无疑,我确定这个病是坐实了。在接下来的20日,从早上7:35到晚上21:16,小何总共给了发了不下15次关于新冠肺炎的不同方面的新闻和评论截图,并且发现病例已经扩散,北京已经有了,而且网上的很多口罩已经脱销了。我当天还开玩笑说出门忘记戴口罩了,并且最近公司年会还有好几次聚餐,现在想想真是后怕。

在小何的连续两天“恐吓”下,我开始有意识的去查看各媒体热搜新闻,当时已经发现微博热搜几条基本都在说这个病了,作为新媒体专业人士,我确定这事估计没那么简单了。我们都知道,在这个信息化时代,有几个热点可以天天刷屏?无疑是很重要。所以从20日开始,我就持续关注该病情发展趋势,我的断定没错,几乎天天头条。

1月21日,我和小何空闲时间就会聊这个病情,并且一致决定去买专家建议的医用口罩,虽然我们储备的口罩很多,但都是防雾霾的,这种专门防病毒的真没有。中午,小何趁着午饭时间,跑出去公司周围的药店买了300只口罩,还跟我描述药店口罩一会儿被抢光了。我当时还嫌弃他真是疯了,买那么多,他说够两个人用半年了。现在看来他是多么明智的选择,因为从那次后我俩就再也在药店买不着口罩了,都脱销了。

21日晚上,小何提出要不然退掉高铁票,春节不回家过年了,病情这么严重乖乖留在北京吧。当天我去查了一下自己回家的车次,来回都是要经过武汉的,这就更加重了我不敢回家的心情。正值春运时期,火车站人山人海,传染一定会更加严重,毕竟还是上升期。于是,我俩纷纷与家里打了电话,说明不回家过年的原因,还好父母都同意了。晚上,我忍着疼痛把来来回回抢了好多次的高铁票推掉,准备专心留在北京过年,等疫情好转再回家看爸妈。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这20多天我都在干啥?

当时,关于新冠肺炎的消息已经刷屏好多天了,不过很多城市防御意识还是不够强,就连当我跟爸妈说的时候,他们还说没啥事的。冬春季节免疫力弱,流感问题本来就频频发生。1月22日,上午和下午我们公司连续发了两条关于疫情的调整通知,上午的通知是放假回来后上班第一天都要测量体温、上报春节安排,下午的通知是23日本来要在公司办公临时安排在家办公。

当两条通知发布下来后,就更增加了我内心的恐惧,还好我退了回家的火车票,还好我和小何买口罩早,还好当小何一遍遍在我耳边说这次疫情比想象中的严重很多后,我完全听进去了。紧接着就是大年三十之后武汉的封城、老家的封村,疫情是在不断加重中,可能多数人在武汉封城后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还是不戴口罩、随意乱跑。

之前,我们的家庭群里,没有特别的事情我一般不发言,都是小姨她们转载一些文章;这几天,我刷屏似的天天推送新冠肺炎的新闻,一次次叮嘱她们一定要预防。刚开始几天基本没人搭理我,后来新闻多了她们也开始发相关的消息,终于跟上了我的节奏。

自1月23日在家办公之后,相信全中国人都在每天刷新闻关注肺炎走势,我俩也是自那日起一直到今日,几乎没有出过门。除了在人很少的时候去小区旁边的超市买了两次菜,就哪儿也没去过了。每出去一次,我们都是全副武装,回来后就清洗所有衣服,每天按时通风。

我后来发现自己的确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也正是这样才有了以上的各种警惕,我总觉得提前高度预防是有必要的。很多人还在大年三十急匆匆地往家赶过年,那时谁也没有想到全国假期会延迟,甚至封村再也不让出来吧?

在这放假的10多天里,我每天几乎就是大晌午起床,做点好吃的,追追以前的好电视剧,继续吃饭睡觉,闲的无聊还玩起了抖音,所以微信步数从来没超过100步,蚂蚁森林每天几乎3g。在身体上,这一段的确是休息好了,毕竟工作四五年,还从来没有这么长的假期。但在心理上,每天还是忍不住关注疫情的消息,着实害怕了很久,直到后来麻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这20多天我都在干啥?

2月3日就是公司正式开工的日子了,第一周我们也是在家线上办公,搁置了一周多的电脑重新打开,慢慢重启了自己之前忙碌的时光。公司也针对疫情采取了多种措施,员工每日健康打卡、视频会议等等,只期待下周一去公司上班的时候可以安安全全的。

2003年非典的时候,可能是自己当时太小了,没有太多的可怕记忆;这次武汉的肺炎的确重新让我意识到病毒的威力,人类真的该好好想想如何与自然和谐共生了,不要让悲剧再次发生。

2月4日已经立春了,春天已经来临,我相信疫情总有消灭的一天,为武汉加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