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新冠肺炎有了官方命名 曾为“别污名化武汉”紧急提案的他们倍感振奋

2月8日下午3点,国务院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现场发布了关于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暂命名的通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统一称谓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英文名为“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简称为“NCP”。

新冠肺炎有了官方命名 曾为“别污名化武汉”紧急提案的他们倍感振奋

2月8日,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宋树立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暂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英文简称“NCP”。图据新华社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医师赵宇打开手机,看到这一消息时,感到十分振奋。原来,1月27日,与赵宇同为九三学社成员的电子科技大学讲师张维莎发现,国外的一些媒体,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报道中,使用的是“Wuhan virus”(武汉病毒)、“China virus”(中国病毒)等带有地域特征的名词,她随即和赵宇商量,应该提出建议,尽早规范统一新冠肺炎的称谓,特别是官方英文名称。

建议尽早规范官方名称

他们连夜起草提案紧急递交

“张维莎老师的专业是研究舆情报告,所以关注搜索海外媒体相关报道,发现‘Wuhan virus’等词汇被广泛使用,而且比搜索‘2019-nCoV’的词条更多,其中还掺杂了一些不实、扭曲的报道。”赵宇介绍说,当张维莎提出应该建议尽早规范没有地域倾向且方便记忆和传播的官方名称,尤其是英文名称时,他觉得很有必要。

新冠肺炎有了官方命名 曾为“别污名化武汉”紧急提案的他们倍感振奋

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型冠状病毒暂时命名为“2019-nCoV”。图据WHO

“国际上,大多数病毒不是以地域命名的,即便也曾有过用地域命名的病毒,如埃博拉病毒(刚果金的一个河流)、MERS(中东地区)等,但不会使用国家或城市命名。因为这既不符合医学命名规则,又涉嫌地域歧视。在没有官方正式命名前,‘Wuhan virus’(武汉病毒)、‘China virus’(中国病毒)就会被海外媒体,尤其是反华媒体广泛使用,华人华侨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和影响。”赵宇说,正因为如此,迫切需要一个官方命名进行正确引导。

当晚,张维莎立即开始起草提案,另一方面,赵宇开始四处联系,希望尽快将提案提交。作为九三学社中央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的赵宇,联系到九三学社中央青委,提出了希望紧急提交提案的需要,并得到了迅速支持。

1月27日当晚,张维莎迅速写好《建议尽快确定新型冠状病毒肺的官方英文名称》的提案。经过两人反复讨论和修改,两个小时后,提案得以顺利提交。

官方命名迅速统一规范中英文

提案人:十分振奋

这份提案中写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是2019年12月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发现的,证实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世界卫生组织将该冠状病毒英文名暂定为“2019-nCoV”。但在大众传播中,国际社会沿用了“新冠肺炎”的说法,将其称为“Wuhan Virus”(武汉病毒)。

新冠肺炎有了官方命名 曾为“别污名化武汉”紧急提案的他们倍感振奋

张维莎和赵宇提交的提案。受访人提供。

谷歌搜索显示,“Wuhan Virus”词条下找到约431,000,000条结果,“2019-nCoV”词条下找到约24,200,000条结果。说明“新冠肺炎”的使用频率远大于“新型冠状病毒”。

谷歌趋势显示,“Wuhan Virus”在北美洲、南美洲、澳洲、欧洲、东南亚国家和南非均有较高的搜索热度;而2019-nCoV的搜索数量较低,且范围局限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克兰、白俄罗斯等。说明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这个称谓的传播效力更强。

而在国际社交媒体上,“新冠肺炎”与“新型冠状病毒”的区别不仅体现在搜索热度上,还体现在内容的差异上。以推特(Twitter)为例,“#新冠肺炎”标签下传播内容多为恐慌性谣言和视频,含有大量负面虚假信息;“#新型冠状病毒”标签下多为中立客观的新闻报道。

赵宇表示,据他了解,提案提交后,被迅速地递交到了中央统战部。2月8日,“新冠肺炎”、英文简称“NCP”的官方命名发布。“据我了解,呼吁统一规范中英文名称的,还有九三上海市委副主委周峰的提案,也可能不止我们的提案,但无论如何,国家迅速做出反应,并迅速地给出结果,这十分令人振奋。”赵宇说。

新冠肺炎有了官方命名 曾为“别污名化武汉”紧急提案的他们倍感振奋

官方命名公布后,这些为“别污名化武汉”而努力的人感到十分振奋。受访人提供。

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编辑 李彬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