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hmod()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users/HA341711/WEB/wp-admin/includes/class-wp-filesystem-direct.php on line 168
儿童出现多例感染新冠肺炎,为何在此之前提示“儿童不易感”?-肺炎网
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儿童出现多例感染新冠肺炎,为何在此之前提示“儿童不易感”?

2月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网站正式发布了《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的通知》。

我注意到,在这个诊疗方案里面,去除了“易感人群”中部分内容:仅保留“人群普遍易感”,删除“老年人及有基础疾病者感染后病情较重,儿童及婴幼儿也有发病”。

儿童出现多例感染新冠肺炎,为何在此之前提示“儿童不易感”?

你可以说这是根据疫情变化作出的修正,各个人群都难免“中招”。

但是,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关于“儿童易感”的问题。

让我们把时间退回到武汉封城前的1月22号,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国新办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目前证据确实显示儿童、年轻人对病毒不易感

儿童出现多例感染新冠肺炎,为何在此之前提示“儿童不易感”?

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听了这句话,放下心来,该聚会聚会,该闲逛闲逛。

看到国家CDC主任说出“儿童不易感”时,虽然心里多少也高兴了一阵,但是出于一个医生的基本判断,我还是丝毫不敢放松,不是我不相信CDC主任,只是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在1月22号报告的确诊病例中,共有473例。

儿童出现多例感染新冠肺炎,为何在此之前提示“儿童不易感”?

这个数据虽说不小,但是放在一个上千万人口的武汉乃至全国来说,这个样本量还是太小了点。仅凭区区几百例病例就得出儿童、年轻人对病毒不易感的结论,未免有点草率。

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你是CDC主任,拿到一份报告,上面数据显示均为成年人,而且很多是中老年人,没有儿童,仅从数据本身来说,我们确实可以说没有儿童感染。

但是,没有儿童感染绝对不能说儿童不易感!

因为你只看到了数据的表面现象,而完全脱离了临床实际,没有思考一下为什么数据中没有儿童?

还记得病毒是怎样开始传播的吗?

儿童出现多例感染新冠肺炎,为何在此之前提示“儿童不易感”?

有一种说法是“华南海鲜市场”的从业人员或者来市场购买“野味”的食客开始传播。当然,根据高院士在新英格兰发表的论文显示,至少在新冠病毒感染前期,被感染者并非集中在华南海鲜市场从业人员或者接触人员。之后又陆续有病例报道出来。

现在回过头去看,当时有人传人的现象了。

传染病的三大药要素是什么?

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

这时候身上带着病毒在街上四处“闲逛”的人群是传染源。而身上没有病毒,同样在街上四处“闲逛”的人群就是易感人群。在街上、地铁、公交车、商场、电梯这些地方遇到携带病毒的人,可能说几句话、咳嗽几下或者打个喷嚏,都会被传染而成为下一个传染源。

另外,正常的社交也会是一个传播途径,比如聚餐、开会,这样的聚集性活动一传染可能就是十几甚至几十人,然后这些被传染的人带着他们身上的病毒,通过社交继续传播。

儿童出现多例感染新冠肺炎,为何在此之前提示“儿童不易感”?

与此相对应,这时候儿童们又在哪里呢?

他们还在学校、幼儿园甚至在家里。他们没有机会走到外面去接触这些传染源。他们不会去跟这些成年人喝酒、聚会,他们放了学就只有回家写作业。而婴儿连门都不出,更不会直接接触到病毒了。

所以,儿童并非不易感,只是间接地被切断了传播途径而已。就像我们现在被“隔离”在家中一样,切断传播途径这样就接触不到传染源,也就不会被传染了。

另外,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也有一种防护叫妈妈给你的防护。

且不说有没有这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单从冬天来说,很多妈妈都会给孩子捂得严严实实,也会戴上口罩(可能只是为了御寒而不是预防病毒)。

而在疫情初期,即便当时武汉市卫健委说了没有明确人传人的证据,哪个当妈的不给孩子备好口罩,做好“十二级”的防护?就连我们在远离武汉的济南,除了尽量不让孩子出门以外,只要出门就必戴上N95口罩,此时我们大人也就只戴个普通口罩。

所以,儿童并非不易感,只是家人给他们加强了防护,使得他们减少了接触到传染源的风险,及时戴上口罩切断了呼吸道传播的途径。

还有,孩子的免疫功能不强,即便感染了也可能反应不出来,这也可能导致当时所谓的“证据”出现偏差。

等到后来那些有孩子的成年人将病毒带回家中,儿童们避无可避,慢慢地也就出现了“儿童易感”的情况。

儿童出现多例感染新冠肺炎,为何在此之前提示“儿童不易感”?

按理说,CDC传递出来的信息应该是谨慎又谨慎的。但是不知道为何,一个集多重名誉于一身的专家,在一个高规格的发布会上说“儿童不易感”,再加上众多权威媒体的传播,给当时的舆论引导带来多大的影响。

应当说仅从数据得出结论,而不去考虑实际情况,这并不符合一名医生的基本常识。也许在实验室中只需要看数据得出结论,而在临床中,要思考数据背后的很多问题。

当然,你可能会说CDC的主任并非临床医生出身,我们不能全怪他。不过,在证据并不足以证实“儿童不易感”的情况下,发布消息说“目前证据显示,儿童不易感”,这也是不严谨的,甚至是缺乏基本的科学素养的。

从最初的“儿童不易感”,到修正为“儿童易感”,用了6天时间。

我们不知道这6天时间有没有因为这句话放松警惕而导致儿童感染的。但是,这件事却让我们看到了某些人脱离临床实际所犯的的常识性错误。

希望这种错误,以后不要再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