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因新冠肺炎脸色发黑的武汉医生怎样了?央视连线了

两位感染新冠病毒的武汉大夫易凡和胡卫峰,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终于被救回,却脸色发黑,引发各界关注。

昨晚,他们的主治医生,武汉同济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李树生做客《新闻1+1》节目,介绍了这两位医生的最新情况。

两位因新冠肺炎脸色发黑的武汉医生怎样了?央视连线了

1.胡医生的状态如何?

李树生:胡医生已经成功脱离呼吸机有10天了,现在还需要借助小流量的鼻导管吸氧,呼吸的问题在慢慢恢复。但是,胡医生遗留了肾脏的损害,需要隔天做一次透析。他已卧床99天,身体状况比较虚弱,除了在床上可以坐起来外,暂时还不能下地。

由于治疗的时间很长,胡医生有一些心理障碍,会不停地和查房医生说话。目前,我们对胡医生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康复治疗,包括身体康复和心理康复,病情在一点点好起来。

两位因新冠肺炎脸色发黑的武汉医生怎样了?央视连线了

2.他们的器官受损程度有多严重?

李树生:很多重症病人都有内分泌功能的障碍,例如由于激素水平不正常,很多病人脸色看上去比较灰暗。综合专家会诊的意见,他们脸色发黑主要和前期接受的同一种药物治疗有一定关系。他们所使用的药物在说明书中就指出,药物会导致脸部和头、颈部的色素沉着。

节目中,易凡医生介绍了自己目前的恢复情况。

3.易医生何时可以出院?胡医生何时可以离开重症病房?

李树生:易医生除了身体的恢复外,心理上也有一定的问题。目前,他的肺功能还未完全恢复,活动还会出现缺氧的现象,小便没有达到正常标准。对他来说,如果生活能够自理了,出院就会快一些。

而对于胡医生来说,我们每天都对他的器官功能进行评估,并帮助他进行康复训练。对他来说,时间会稍晚些,目前还未达到出院标准。

两位因新冠肺炎脸色发黑的武汉医生怎样了?央视连线了

4.他们体内受损的状况如何?会不会有后遗症?如何恢复和治疗?

李树生:对于所有的危重症患者而言,都合并有不同程度的某个器官的功能障碍。其中,首当其冲的是肺功能障碍,其次是肾功能障碍或是肝功能障碍,还有严重的心理障碍。这两位医生都是42岁,可能会慢慢好起来,后期除了针对器官功能的药物治疗外,心理干预也很重要。

5.目前,武汉中心医院副院长王萍也在治疗中,她的情况怎么样?

李树生:她现在的情况比较危重,还保留有器官切开,需要呼吸机辅助呼吸。目前,她神志完全清楚,好起来的欲望非常强。针对像她这样的危重症患者,我们每天都会组织专家会诊并进行干预。王萍现在每天在轮椅上锻炼两次,看看电视、看看书,情绪还不错。

延伸阅读:

武汉两医生被ECMO救回后脸色发黑,专家解释原因

武汉市中心医院两位医生—易凡、胡卫锋,也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终于被抢救了回来。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显示,他们现在却皮肤发黑,让人心疼。

为何会导致脸部变黑呢?“对于重症患者而言,与新冠病毒的斗争是一场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过程,命虽然救活了,但全身机体多器官受到损害。”湖北省防疫专家组成员、华科同济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宋建新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皮肤发黑是色素沉着的原因。

肝脏功能异常易导致皮肤色素暗沉

一位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直坚守在发热门诊的医生告诉记者,“当铁质进入身体以后是由肝脏进行代谢与储存的。但是如果肝脏已经受损,不能进行正常的工作,铁质就会流入血管,导致血液中的铁含量增多,这样的血液供应面部皮肤后,就容易造成脸色发黑。再者,长期的肝脏功能异常,会引起代谢异常,很容易导致皮肤色素的暗沉,无光。”

3月4日,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302医院)教授王福生团队的评论文章《COVID-19相关的肝损伤:诊治与挑战》指出,不管是在新冠肺炎轻症还是重症患者中都存在一定比例的肝脏功能异常情况。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龚作炯曾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从临床观察以及已经发表的文献来看,病人主要的损害还是以肺部的损害为主,有些病人伴有一定程度的肝脏损害,可能和几方面的原因有关系。

一是继发性的肝脏损害,二是因为在治疗中有时用药比较多,在某种程度上也可能表现为药物性损害。三是危重症患者出现呼吸窘迫综合征,导致病人出现一个多器官的损害,这不仅是损害肝脏或是损害肺,还可能伴有心脏、肾脏等问题。

宋建新告诉记者,在临床上,重症患者往往除了肝部损伤外,其它多器官会受到损伤,这两位医生不仅面部发黑,全身皮肤比较晦暗。有的重症病人不仅皮肤变黑还会出现脱皮、皲裂等情况。

机体恢复后有可能再变白

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詹庆元博士表示,新冠肺炎之所以难以控制,在于病毒不仅打击人的肺,还打击心脏,打击消化道,打击肾脏,打击凝血,旨在快速瘫痪人体的免疫系统。

两位医生机体受损后导致的“面容大改”还能恢复吗?宋建新也同样认为,只要命救回来,机体就会一点点恢复,受损的器官会一点点恢复。除了不可逆的伤害外,还是能逐渐恢复的。

“下个阶段要走向治愈后的后遗症治疗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线医护告诉记者,肝脏是可以修复的,通过一定治疗,只要修复好了还是可以的回复正常的。

3月30日,胡卫锋医生已经可以正常交流;4月3日,易凡医生已经可以自主下地站立。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新闻联播 北京日报

流程编辑:TF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