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暴发 武汉大学德国籍遥感专家提莫·巴尔茨选择留在武汉共渡难关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武汉大学德国籍遥感专家蒂莫·巴尔茨选择留在武汉,和家人、同事一起共渡难关。如今,武汉正在逐渐恢复往日生活,但德国的疫情仍未结束,几个月来,从德国家人、朋友担心他在武汉,到他在武汉担心德国的家人、朋友。几个月国内外情况的变化,让巴尔茨对于抗击疫情有着哪些切身的感悟和思考?

  今年是德国教授蒂莫·巴尔茨来到武汉生活的第12年。他目前任教于武汉大学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跟中国太太和两个孩子生活在武汉。当疫情来袭时,他坚定地选择留在武汉。巴尔茨说,武汉就是他的家,他还要和家人、同事一起坚守。“我留在这里是因为当时觉得这里很安全,看到这种情况,我问自己为什么要回去呢?我的家在这里,我要和家人在一起,也不能把同事们都留在那里。之后有几天的确感觉形势比较严峻,2月份的时候也挺害怕的,之后就慢慢适应了,开始精打细算地准备食材,因为还有2个孩子要养。”

  在家待了70多天没法出门,社区团购只有中餐材料,平日做德国菜的巴尔茨,开始试着做川菜,他自己感觉很不错,但是两个孩子觉得一般。巴尔茨说:“我现在也会做中餐了,平日我都是做德国菜的,但社区的团购一般都是中式佐料,所以我试着做了点川菜,感觉不错!但我的孩子们并不那么喜欢,所以估计没那么好吃。”

  随着武汉各个小区逐渐解除封闭,巴尔茨也能带着家人到附近走走,甚至还能点外卖了。巴尔茨说,在疫情期间,他除了看孩子,还完成了不少工作,和同行完成并发表了一篇论文,采访结束后,紧接着要视频面试下学期打算报考武大的国际学生,从本周五开始,他还要准备给学生们视频授课。他说:“我在家把论文写完了,我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写的了,也许是二月中旬或者是三月初,在家里要一边看孩子一边写论文,效率真的不那么高。我和在瑞士的同行一起写的,我在这边的早晨开始写,之后发给他,刚好也是他的早上,这样一来反而更快了。结束采访,我就要去视频面试报名的国际学生了,从本周五开始,我要恢复网络授课。”

  虽然巴尔茨在武汉的生活正在一步步回到正轨,但是家乡的疫情仍在蔓延,他和仍在德国的家人、朋友的通话内容,也从一月、二月的家人担心他,变成了三月、四月他开始担心家人。“一开始我告诉家人别担心,没问题,其实有点逞强……虽然目前德国的疫情没有其他欧洲国家那么差,但是我也很担心他们,现在德国对出行的限制没有武汉当时那么严格,我一个哥哥在家办公,但其他的家人朋友还要出门上班,出去买东西,我告诉他们,除了必须的购物、上班之外,能在家里待着,就千万不要出去了。”

  巴尔茨说,前不久他把自己在武汉的经验都传授给了在欧洲的家人、朋友:别囤厕纸、戴口罩,多买点巧克力这样能让人开心的食物。他说:“当德国疫情开始的时候,我朋友问我到底该去囤点什么?在家这么多天,怎么让孩子开心?我告诉他,厕所纸肯定是没必要的,多去买点像巧克力这样的食品,反正我给孩子买的巧克力还挺有用,但有时候让孩子在家里待这么久,是挺难的,这时候让他们吃巧克力开心一下。记得在超市里和别人离得远一些,我不明白一开始德国媒体为什么没建议大家戴口罩,也许是真的不够,都要留给医务人员吧。”

  谈到全球共同抗击疫情,巴尔茨告诉记者,疫情期间他也多次接受过中外媒体采访,现在最重要的是,人们不应该让情绪占据上风,而应该进一步张开臂膀,不断加强科学和教育领域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无论如何,病魔终将被科学、教育和人类合作所击败。(记者任梦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