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第一

有关“不明原因肺炎”这六个字,其实信息量极大,已经说明了事实和真相。但恰恰是这个事实和真相被忽略了,以至于人们还在争吵新冠病毒疫情到底是谁之错。

大家都知道,“不明原因肺炎”这六个字,最早出现在武汉市卫建委对外正式通报文件中,是在12月31日下午。

那么,“不明原因肺炎”这六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用大白话讲:危险!为什么?请容水哥一一道来。

“不明原因肺炎”是因为2003年非典疫情而出现的特殊词语——2003年SARS疫情让此后的政府卫生领域高度重视“不明原因肺炎”的监测,目的是及时发现以肺炎为主要临床表现的原因不明的呼吸道传染病,同时及时发现呼吸道传染病类重特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风险。

请注意上面的这段话:“不明原因肺炎”意味着“呼吸道传染病”——没错,是“传染病”,而且还可能导致“呼吸道传染病类重特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风险”。

什么意思?直白的说,凡是称“不明原因肺炎”这六个字,就首先是呼吸道传染病!是传染病啊!而且,还有可能演变成“重特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风险”!

性质严重程度可想而知了吧!所以,武汉市卫建委的第一则通报实际上已经告诉我们:这是“呼吸道传染病”!潜台词就是三个字:“有危险”!

但公众对“不明原因肺炎”所表达的意思能看懂吗?

第二

既然是“不明原因肺炎”这六个字,卫生领域的人一定很清楚这同时还意味着和SARS有关!为什么?因为“不明原因肺炎”监测就是因为2003年SARS原因所特别设置的啊——它是应SARS和人禽流感的疫情监测及防治形势的需要而进行的:为了筛查可能的SARS和人禽流感病例及其他传染性呼吸道疾病,早期发出预警并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以及防范SARS疫情的扩散蔓延和可能出现的人禽流感疫情。

为了这个,2004年7月9日,卫生部特意下发了《全国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监测实施方案(试行)》和《县及县以上医疗机构死亡病例监测实施方案(试行)》,要求在全国开展不明原因肺炎的监测报告和早期预警工作。

2007年5月10日,总结前阶段工作经验基础上,卫生部制定了《全国不明原因肺炎监测、排查和管理方案》。2013年,又公布了这一方案的修订版。

从有关“不明原因肺炎”监测设计的背景以及卫生部连续多次发布相关方案以及具体监测、排查和管理方案,可见“不明原因肺炎”在公共卫生与疾病防控上被摆在了一个何等重要的程度!

通过上述,不难看出,“不明原因肺炎”这六个字,与SARS疫情有关,要及时监测、排查与防范此疫情的可能死灰复燃与蔓延扩散,包括对其他传染性呼吸道疾病的监测、排查与防范!而且还给出了具体的监测、排查与管理方案,并且要做好早期预警工作。

嗯,从武汉市卫建委第一则通报中白纸黑字的写上了“不明原因肺炎”开始,就代表着:这是传染病!这是呼吸道传染病!这是要及时监测、排查和防范!更重要的是:要早期预警!要早期预警!要早期预警!

但武汉卫建委向公众们做早期预警了吗?

第三

既然“不明原因肺炎”这个特别的词汇就直接意味着“呼吸道传染病”,我们就来看看“传染病”这三个字又意味着什么——“传染病”是一种能够在人与人之间或人与动物之间相互传播并广泛流行的疾病,经过各种途径传染给另一个人或物种的感染病。通常这种疾病可借由直接接触已感染之个体、感染者之体液及排泄物、感染者所污染到的物体,可以通过空气传播、水源传播、食物传播、接触传播、土壤传播、垂直传播(母婴传播)等。

按传染病流行病过程的强度和广度分为:(1)散发:是指传染病在人群中散在发生;(2)流行:是指某一地区或某一单位,在某一时期内,某种传染病的发病率,超过了历年同期的发病水平;(3)大流行:指某种传染病在一个短时期内迅速传播、蔓延,超过了一般的流行强度;(4)爆发:指某一局部地区或单位,在短期内突然出现众多的同一种疾病的病人。

啥意思?传染病一旦流行起来,后果不敢想象。而我国的《传染病防治法》明确规定,根据传染病的危害程度和应采取的监督、监测、管理措施,参照国际上统一分类标准,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将全国发病率较高、流行面较大、危害严重的39种急性和慢性传染病列为法定管理的传染病,并根据其传播方式、速度及其对人类危害程度的不同,分为甲、乙、丙三类,实行分类管理。

什么意思?既然是传染病,就应该立即做出分类管理,以此来明确传染病报告时限以及预警程度。

但这一点做到了吗?从武汉市卫建委公布的第一则通报中似乎看不到这一点。

实际上,此前一天,即12月30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就完成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收集和标准化入库,而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卫生部门启动了相关调查和病例搜索工作。而12月31日这一天,武汉协和医院就已经设立呼吸传染病隔离区,而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开始大规模消毒。但这一切,公众都是事后根据媒体的报道才得知的。这些信息恰恰说明:他们是知道“危险”的,是知道“不明原因肺炎”不同寻常,并有可能的风险!

第四

专家组被人们质疑和指责,包括疾控中心和相关负责人,真的无辜吗?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在12月31日这一天紧急进入武汉。姑且不论专家组成员是否被当地所欺骗导致判断所谓的失误——某些专家有意无意地表达错不在于自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们可都是非常大牛的专家啊,至少“不明原因肺炎”这六个字就已经直接告诉了他们“真相”:如第一和第二点所述,呼吸道传染病!传染的危险!必须及时排查和防控!不然就有流行的潜在危险性!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居然表示“乐观”(没事,没事,不要怕嘛!),甚至直接明确“人不传人”!尤其是在病例信息掌握不够多、形势判断不明朗、此传染病到底是已知还是未知的情况下,更不能如此言之凿凿!

除非专家们有口难言,但在人命关天之际,科学家的良心和骨气还是需要有的。水哥的观点是:“在其位谋其政”,尤其涉及民众之生死安康的大事。

再看看这个事实信息:2020年1月1日,国家卫健委就成立领导小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关停。这个信息,不言自明:一方面,卫建委部门的确在积极行动,,另一方面意味着事情真的不容乐观!

可此时的公众以及湖北与武汉人民,还处在一片祥和之中。

为什么会造成如此的反差?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第五

“不明原因肺炎”这六个字就代表“传染病”,而传染病是分已知和未知的——如果是已知,就相对好防控,毕竟有一系列的经验和应对办法。但如果是未知,就特别的危险,因为这意味着是新型的,疾病走向一切都不确定,甚至会产生大流行的后果。无论是从武汉市卫建委12月31日公布的第一则通报内容看,还是这一天此前的种种临床信息以及相关研究信息都表明:我们对这个“不明原因肺炎”的发生原因还一无所知,否则就不叫“不明原因”了!那么,这意味什么?有可能是新型的!对,有可能,有可能,有可能!

直到1月11日这一天,武汉市卫健委发出第4次通报,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但声称没有发现相关病例,依然是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啥意思?这说明“不明原因肺炎”就是新型传染病啊!新型传染病啊!新型传染病啊!这意味什么?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当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被诊断为SARS、人感染高致命性禽流感、新型冠状病毒或其他新型病原体感染时,各级卫生部门按照我国的相关防控方案或者应急预案以及病例管理方案做好应急处置和病例管理工作!

但,他们立即做并公布了防控方案、应急预案了吗?

三天后的14日,武汉市卫健委才发出第七则通报,口径改变为“未见明显的人传人”到“不排除有限的人传人,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看看,这个时候,他们似乎还在表达“乐观”!而武汉依然没有明显的防控行动和相关安排。相关部门还在搞团拜会,相关社区还在搞万家宴,相关领导还在其乐融融,相关专家还在神魂颠倒。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第六

还是回到12月31日这一天武汉市卫建委发布的第一则通报。这个通报一开头就明确写着:“根据上级通知”——这个“上级”指谁?至少肯定指湖北卫建委了;同时,这份通知在结尾特意写上了这句话,有强调的明确意思:“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这个就更耐人寻味了:疫情信息公布是必须按照法律法规进行的,不允许擅自发布,但武汉卫建委在收治病人信息方面却特意强调未经许可不得擅自发布,这意味着病情非同小可——其实,已经将病人收治信息等同于“疫情信息”级别了。

再看看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的话:早期已经有“人传人”的看法,但受当时条件限制,谨慎做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等结论。

“受当时条件限制”?除了病例信息的条件之外,还受什么条件限制?是主观的条件,还是客观的条件?

至少明确一点:专家们并不是无能的,也是有预感的,也是有判断的,但由于某些“条件限制”,调低了危险级别。至于主动还是被动,水哥不敢妄断。

而武汉市市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欲言又止,委婉地表示不经过授权是无法公布疫情信息的,意思就是“不是我们的错”——真是推卸责任起来脸皮厚的很!根据现行法律明文规定,发布预警主体是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采用的是“报告”制,而不是“报批”制,因此不存在上级政府批准的问题。

第七

通过上述一系列的抽丝剥茧,以及新冠病毒疫情的时间与事情脉络,都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些事实表明,至少是在1月初,武汉就应当可以作出公共卫生事件“即将发生或者发生的可能性增大”这样的判断,但没有做,反而将“小病变成了大疫”,这不得不让深思。

根据如今所有公开信息的整理,可见1月3日这一天,武汉市全市启动对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监测、病例调查、华南海鲜市场环境及动物调查和标本采集工作;中国开始向美国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向世卫组织和周边国家通报疫情。

同时,武汉市卫健委在这一天通报共发现44例“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未发现“明显人传人”和“医护感染”。

而同样在这一天,武汉飞往新加坡的旅客抵达樟宜机场时必须要接受体温检测。

这些都说明事态正变得严峻。但武汉似乎还是“外松内紧”,对公众依旧展示出他们的“乐观”和“从容”。他们依然没有正式预警。何谓预警?及时按照有关规定向社会发布可能受到突发事件危害的警告,宣传避免、减轻危害的常识,公布咨询电话!

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国家建立健全突发事件预警制度。可以预警的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和公共卫生事件的预警级别,按照突发事件发生的紧急程度、发展势态和可能造成的危害程度分为一级、二级、三级和四级,分别用红色、橙色、黄色和蓝色标示,一级为最高级别。

毋庸置疑,湖北卫建委书记和主任都一同被免,湖北省和武汉市双双换将,这都是这一真相最好的注脚。

第八

如上所述,“不明原因肺炎”就是传染病,我们就来看看传染病的传播:传染病的传播和流行必须具备3个环节,即传染源(能排出病原体的人或动物)、传播途径(病原体传染他人的途径)及易感人群(对该种传染病无免疫力者)。若能完全切断其中的一个环节,即可防止该种传染病的发生和流行。

如何防控?就三点:1.控制传染源:这是预防传染病的最有效方式。2.切断传播途径。3.保护易感人群。

对照下上述三点,我们可以自行搜索相关信息看看武汉和卫建委部门都是如何应对的,水哥在这里不再赘述。尤其当“不明原因肺炎”被国家卫建委专家组初步判断为新型冠状病毒之后。

第九

“不明原因肺炎”即传染病,就意味着必须进行这样的动作:两周内发现的两例或具有流行病学相关性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医疗机构立即报告县级疾控机构,具备网络直报条件的将个案报告卡在两小时内进行网络直报。其他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均由医疗机构在24小时进行网络直报。

从这方面来看,医生们是最值得敬佩的群体——他们才堪称良心:根据媒体报道,早在2019年12月26日这一天,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就将4位病人的反常结果汇报给医院,医院上报至江汉区疾控部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收集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的不明原因发热患者标本。

三天后,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开始向省、市、区疾控中心反映情况;湖北省和武汉市卫健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到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这说明啥?医生是专业和良知,非常值得肯定和赞扬。但同时,从12月26日这一天到1月3日中国开始向美国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向世卫组织和周边国家通报疫情期间,武汉和卫建委等机构,就像于建嵘教授所说,也逐步错过了一个“时间窗口”。

直到1月23日,武汉封城。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第十

12月31日这一天,在武汉市卫建委正式对外发布第一则通报前,第一财经就在当天上午就率先独家发布了相关“不明原因肺炎”的报道,从此拉开了一财、财新、三联等各家专业媒体持续报道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大幕。非常可惜的是,第一财经在当天的独家报道并非引起公众的警觉。同时在这一时间,医生李文亮利用微信群的方式进行了相关信息传播,从而遭到“训诫”。

附: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发出了第一条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或许是出自于当初作为媒体人的敏感性,或许是出自于2003年就遭遇过非典并在非典报道的第一线上的经验,或许是出自于家里人的专业性和敏感度…我在2019年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将武汉肺炎(注:当时被官方称为“不明肺炎”)的危险,以提醒信息的方式发给身边的伙伴和朋友。谈不上预感,但总觉得事情不同寻常。或许是在这个国家久了,就知道对一些事情“过度敏感”未必是坏事——相信自己的直觉,有时候比相信所谓的长官意志更加的可靠。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早在此之前的28日,武汉市卫健委就对外通报了27例肺炎疫情,初步认为是病毒性肺炎。但同时强调“未发现人传人现象”。至于首例病例,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时间则更早一些,有说法是12月8日。

12月31日上午10时许,第一财经独家首发《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已做好隔离 检测结果将第一时间对外公布》,在国内独家公开报道了武汉发生不明肺炎。当天下午13时,武汉市卫健委对外正式发布了第一则通报: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

既然与华南海鲜城市场有关,但商户均在正常营业,很少有歇店情况,也很少有人戴口罩,丝毫没有受到因为肺炎疫情的影响。直到2020年1月1日,武汉市才关闭疫情策源地华南海鲜市场。

1月3日,武汉市卫健委第二则通报才姗姗来迟——这个通报距离首例病例已经过去了小一个月的时间。5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出第三则通报。根据通报表明,患者在增加,但通报结论依然为:“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一周之后,武汉市卫健委才发出第四则通报,以专家解读的形式告知公众:“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持续发展,且开始出现死亡病例。

1月14日,武汉卫健委发出新的通报。在这则通报中,武汉肺炎的疫情其实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从“未见明显的人传人”到“不排除有限人传人”。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直到1月16日,仍坚称武汉仅发现41例,无新增病例。与此同时,日本等周边国家相继发现相同病例,且原因都是病人去过武汉。国际舆论由此强烈质疑武汉“无新增病例”。

在这种情况下,武汉当地依然可以“淡定如初”:1月18日农历小年,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办第20届“万家宴”活动,十个会场的4万多个家庭欢聚一堂,品尝佳肴、共贺新年。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万家宴”后的第二天,即1月19日,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仍在对媒体表示可防可控。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直到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消息,人们才知道疫情已然爆发。而就在当天,舆论与肺炎疫情一起,也彻底爆发了——当天,武汉肺炎病例激增,呈现传染病“对数式”传播形态。此后,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作出重要指示,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部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要求有力有效遏制疫情。随后钟南山院士证实了武汉肺炎的“人传人”,也证实了有医务人员的感染。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但就在1月20日这一天的下午,湖北省应急管理厅一个彼时彼刻此时此刻应对疫情最关键的部门之一,举行了春节联欢会。两天后的1月22日傍晚,湖北省应急管理厅在官网上传了“2020年湖北省应急管理厅春节联欢会”的现场视频。中间的21日,湖北省则举行了全省春节团拜会,好Happy。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1月23日,武汉“封城”。截止1月24日0时,确诊644例,疑似422例,治愈30例,死亡18例。疫情开始遍布全国。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从12月上旬收治首例病人到1月1日关闭疫情策源地华南海鲜市场,再到1月20日肺炎疫情的“拐点”再到23日的“封城”,历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如今再回头看,这数十天又是何等的宝贵!

另,1月22日湖北还只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响应,而1月23日广东、浙江等省份却启动一级响应。

12月30日半夜零点刚过,我向亲朋们发出了武汉肺炎危险的提醒信息

……

本文为原创,未经许可,严禁私自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