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重症武汉肺炎,从发病到病情好转全过程记录

肾上线

2020年1月15日,一名35岁男子从武汉探亲回到美国后,出现咳嗽,感觉上有些发热,症状持续几天不好转。

他想起此前看到了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关于“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的健康警报”,结合自己的症状和去过武汉的经历,2020年1月19日,发病的第4天,他决定去看医生。

2020年1月17日,CDC发布警报,提醒去往中国旅行的民众,如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立刻就诊的信息,但当时在我国,尚未引起普遍重视▽▽

一例重症武汉肺炎,从发病到病情好转全过程记录

他在急诊室等候了20分钟,全程戴着口罩。随后,医生接诊了他,他向医生主动告知自己去过武汉,但当时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在武汉也没有接触过生病的人。既往不抽烟,除了甘油三酯有点高之外,没别的病。

医生给他进行了检查。他的体温37.2℃↑,血压134/87 mm Hg,脉搏每分钟110次↑(正常60~100次/分),呼吸频率每分钟16次,血氧饱和度96%↓(正常98%)。肺部听诊有啰音,但胸片显示正常。

一例重症武汉肺炎,从发病到病情好转全过程记录

甲型和乙型流感快速核酸扩增试验(NAAT)阴性。鼻咽拭子标本,用NAAT检测呼吸道病毒病原体。48小时内结果回报,所有被检测的病原体,包括甲型和乙型流感、副流感、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腺病毒和四种已知可导致人类疾病的常见冠状病毒株(HKU1、NL63、229E和OC43)均呈阴性

考虑到该男子的旅行史,医院立刻上报当地和州卫生部门,CDC紧急行动中心于当天得到了通知。按照CDC的反馈引导,医务人员收集了该男子包括血清、鼻咽和口咽拭子标本。在收集样本后,这位男子在当地卫生部门的监测下回家隔离。

2020年1月20日,通过实时逆转录酶聚合酶链反应(rRT-PCR)检测,证实该患者鼻咽和口咽部拭子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阳性

随后,该男子被送往一家医疗中心的隔离病房,进行临床观察。

入院时(发病第5天),这位男子生命体征平稳。仍有持续干咳,伴有恶心呕吐,没有呼吸短促或胸痛。体格检查发现病人粘膜干燥,其余都很好。

于是,入院后医生给与患者对症支持治疗,2L生理盐水和昂丹司琼,缓解恶心呕吐症状。

在住院的第2天至第5天(即发病的第6天至第9天),患者的生命体征基本稳定,只出现间歇性发热伴心动过速。

下面这张图片,详细记录了这位患者出现的各种不适症状,开始时间和持续时间。

一例重症武汉肺炎,从发病到病情好转全过程记录

从图中可以看出,患者在住院的第2~第3天,有腹痛、腹泻症状。医生收集了他的粪便样本,进行rRT-PCR检测,同时收集鼻咽和口咽呼吸道和血清样本。粪便和呼吸道标本随后经rRT-PCR检测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而血清仍为阴性。(消化道传播可能也是潜在感染途径之一)

住院第3天照胸片,依然无异常。

由于在住院期间的前5天,患者各项生命体征平稳,因此,治疗上无特殊,仅仅予以对症支持治疗。使用沐舒坦止咳(愈创甘油醚),每4小时服用650毫克扑热息痛,每6小时服用600毫克布洛芬,降低体温。

第5天夜间,患者病情突然恶化。

实验室结果显示白细胞减少、轻度血小板减少和肌酸激酶水平升高。此外,肝功能指标也有变化:碱性磷酸酶、谷丙转氨、和乳酸脱氢酶均在住院第5天升高。

该患者血常规和血生化化验结果变化如下▽▽

一例重症武汉肺炎,从发病到病情好转全过程记录

血氧饱和度下降至90%,胸片提示:左肺下叶肺炎

一例重症武汉肺炎,从发病到病情好转全过程记录

第6天,考虑到不断变化的临床表现,医生开始给与患者吸氧,并使用抗生素,万古霉素和头孢吡肟进行治疗。

患者依然持续高热,血氧饱和度低,多个部位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持续阳性,第4次胸片显示双肺基底部有片状混浊,符合非典型肺炎。听诊时,双侧肺均听见啰音。

鉴于该患者肺炎的表现,与已有重症肺炎的发展报告病情一致,医生在住院第7天晚上,给与该患者“拓展性同情使用”了一类正在研究当中的抗病毒药物,静脉注射。(同情使用指的是医生申请给某个无药可治的患者,同情使用某种还在试验阶段的药物)并于当时停用万古霉素,次日停用头孢吡肟。

这款药物名为remdesivir (中文名:瑞德西韦,一种核苷类似物前体药物,治疗埃博拉病毒的一款新药,正在3期临床试验阶段)。

入院第8天(发病第12天),也就是用了这个药后的第2天,患者临床症状明显改善。体温明显下降,停止吸氧,他的血氧饱和度也能达到94~96%。听诊时,患者先前的双侧肺下叶啰音已不存在。他的食欲也改善了,除了断断续续的干咳和流鼻涕外,没有其他任何症状。

截至2020年1月30日,患者仍在住院。他现在已经不发烧了,除了咳嗽,其他症状都好了,而且咳嗽的严重程度在减轻。

PS:

该药尚未上市,但在特殊时期,如果在后续的临床研究中确认有效,也可能会考虑应急使用。(目前,中国尚未有这款药物。)

2020年1月27日,全球顶级医学杂志Science发表了一篇关于“抗艾滋病病毒的组合或者其他现有的药物能战胜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吗?”的报道,提出了remdesivir这类的药物与单克隆抗体组合,很可能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最理想疗法之一。

一例重症武汉肺炎,从发病到病情好转全过程记录

注:该病例发表于2020年1月30日《新英格兰医学期刊》

参考文献: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NEJM

一例重症武汉肺炎,从发病到病情好转全过程记录

一例重症武汉肺炎,从发病到病情好转全过程记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