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最近澳洲大火的消息刷屏了朋友圈,数亿生灵涂炭,原本美丽的大洋洲被一片血红色笼罩。

然而被人们忽略掉的是,另一个危险正向我们靠近。

截至1月18日凌晨,武汉新型肺炎病例45例,已治愈出院12例,在治重症5例,死亡2例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人民日报、武汉市卫健委均有第一时间通报疫情

「肺炎」这两个字,烙印在每一个60代到90代的心中。2003年爆发的非典型流感(俗称SARS),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让每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

不过,武汉官方就排除了SARS的可能性,近十年我国再无发现SARS病例。可这次的病毒同样为新型冠状病毒,暂时不排除有人传人的可能性,危险依然没有退散。

天灾纵然无法避免,但是如果是人祸,人类必须学会在灾难中醒觉,否则只是恶果重演。

灾难中的生死

根据世卫的数据,截止到03年7月,中国大陆共有非典病例 5327,死亡 348。

这里面其中,有多少是普通民众,有多少是被感染的医护人员,我不敢细数。据说死亡的医护人员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网上曾流传,抗典的医护人员抽签决定,单身人士优先。而在知乎上有这一个回答: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医护人员的生死,全在自己的信念之间。

叶欣是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急诊科护士长,直到病倒前的2个多月里,她没有离开过岗位,没有一天回过家。

一名患者因急腹症送进急救室,但该患者同时伴有非典。叶欣与其他同事一起为患者进行了抢救,并及时转进了ICU。

由于抢救和发现及时,那名患者得救了,但叶欣在急救期间受到了感染,随后确诊为非典。

即使住进了ICU,叶欣也没有停止工作,直到带上了呼吸机,无法说话才停止下来。

叶欣救治的患者就在自己的病床旁边,在患者康复出院不到一个星期后,病情加重且最终不治。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北京人民医院有九十三名医护人员感染非典,急诊科六十二人中二十四人感染,两位医生殉职。

5月27日,急诊科的护士王晶与非典抗争40多天后,永远合上了双眼,年仅32岁。陪她离开的除了一束束鲜花,还有一套她生前最喜爱的护士服。

自4月初进入病房到最后去世,王晶没有能再与丈夫孩子见上一面,只凭手机联系。

王晶给丈夫发的短信,第一条是:“窗前的花儿开了,我会好起来的。

他不能进去探望,只能每天守着医院门口,站在世界上离她最近的地方守着,哪怕让她知道,“永远有人在门外等你回家”。

后来她写:“回去吧,你不能倒下,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

我倒下了,你不能倒下。还有孩子,还有父母和家里,都需要靠你支撑。

再后来,她知道情况不妙了,在短信里交代着各种存折的密码。

最后一条,她要他系上红腰带:“本命年,你要平安。”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前央视著名主持人柴静曾经在自己的书里提到过SARS的经历。

2003年,柴静知道制作人张洁在做非典的选题会,她毫不犹豫地说:“我想做”。

我已经憋了很长时间。之前几个月,“非典型肺炎”已被频繁讨论。

到了四月,我家楼下卖煎饼的胖大姐都沉不住气,车把上挂着一塑料袋板蓝根,见了我从自行车上一脚踩住,问:“你不是在电视台工作吗,这事到底怎么着啊?”

我哑口无言。将来我要有个孩子,他问我:“妈,非典的时候你干嘛呢?”我说:“你妈看电视呢。”这话实在说不出口。

她决定直奔医院现场。

录音笔,不能带;摄像机,不能带,因为这些机器通通不能消毒,柴静只身走进病房。

那几个月前线采访的队伍都不能回家,只能找家酒店住下来。白天往医院和病房里冲,晚上回到酒店,大家都默不作声。

“像是《卡桑德拉大桥》里头的感觉,火车正往危险的地方开,车里的人耳边咣咣响——外面有人正把窗户钉死。”

那群在第一线经历、触摸甚至近距离嗅到死亡气息的人,冲在死神前面的医护人员,踏进前线的新闻工作者,都经历过最无言的沉痛。

当看到医院里一片狼藉后,柴静问,你们都靠什么防护?

他们指了指胸前,“我们靠精神防护”。

十余年后,我们不仅需要精神防护,也需要拿起真正的防御武器。

灾难的原因,有人等了十余年

石正丽来自中国科学院武汉研究所,关于SARS的原因,她和团队搜索和研究了15年

石正丽说:人们对SARS恐慌,是因为始终不知道疾病爆发的源头。确定SARS的致病原成为科学家的当务之急。

SARS是由病毒引起的,病毒需要依附在细胞或者动物体内才能完成进程。

那么SARS病毒从哪里来?

石正丽的团队从发病源头开始找起,因最早的11个病例都和野生动物有关,他们锁定了广州野生动物交易市场。

团队从果子狸身上找到和SARS病毒完全一样的病毒,且和动物打交道的这些人身上,带有SARS抗体(人体保护自身的免疫球蛋白)。

也就是说这些人也被感染过SARS病毒,这证明了被贩卖宰杀的果子狸是直接传染源。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研究团队调查了广东以外全国的果子狸,发现它们并没有感染SARS病毒。且这些果子狸感染之后,自己也会生病。

因此果子狸只是传播者,不是产生这个病毒的源头,即病毒的自然宿主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04年之后,团队开始了全国搜索源头的漫长历程,自然界里那么多动物,寻找源头就像大海捞针。

参考90年代两次严重传染病的案例,团队把目标放在了果蝠上。接下来的8个月,团队检测了广东和广西地区的果蝠,结果收获全无。

大家都有些沮丧,但这就是科研最艰苦的地方——付出了很长的时间,但一无所获。

之后团队改变了策略,终于在在广西和湖北的三种菊头蝠身上,找到类似SARS病毒的冠状病毒,团队把这个命名为蝙蝠样SARS病毒。

这个发现发表在2005年的《科学》杂志上。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后续十年,石正丽的团队开始了真正的漫长搜索,有蝙蝠的地方就会去,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不管是中部还是西部,因为没有目标也不知道到底分布在哪。

团队的足迹踏遍了全国28个省市,十年如一日,就这样找了10多年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你以为的科研工作,只是安安静静待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完全不是。

科研工作相当艰苦,因为蝙蝠多数藏在偏远险峻的山洞里。翻山越岭不说,起早贪黑爬山洞,拿起手套简单防护便去采样。

有时候甚至没有一条像样的路,科学团队自己来开路,练就了一身钻洞的本事。

有些洞穴就在目光可及之处,直线距离仅几十米,可是沿着山路爬却要花上几个小时;有的洞穴里面很大,洞口却很小,只能摸着黑爬进去。

十余年,不仅考验科研人员的毅力,也折磨着大家的身体承受能力。

这是登山人员都未必能轻易完成的事情,石正丽和她的团队调侃到说:多亏这些年的科研,见证了祖国不少的大好河山。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石正丽团队搜索过程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团队在云南的一个山洞里,找到和SARS病毒非常接近的病毒,SARS病毒正是由这些病毒不断变异重组而来的。

他们发现,因为全国许多地方都有养殖果子狸,果子狸在感染了这种病毒之后贩卖到广东,在这个过程里不断传播和变异,最终感染人类。

危险在暗处重演

尽管SARS没有卷土重来,但是传染病病毒对人类的危险从来没有停止。

前几年的H7N9禽流感、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症状,这些传染病都有一个特点:和动物有关。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埃博拉:猩猩猴子蝙蝠是主要的狩猎对象 —— 带病毒的蝙蝠在丛林被捕猎 —— 走向村庄、城市。

埃博拉曾四次爆发,死亡率90%,其中2014年死亡人数7373人

马来西亚的尼帕病毒:人类活动范围扩张 —— 猪圈建在了蝙蝠栖息地旁 —— 猪吃了蝙蝠吃过的带病毒水果 —— 人吃了猪肉传染到人类社会上。

Richard Preston在《血疫》中写到:“埃博拉病毒离全人类只有一个航班距离”。

人和人之间的交际日渐紧密,传染病的爆发可能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回望17年前这场浩劫,“罪魁祸首”蝙蝠、“帮凶”果子狸似乎都没有针对过人类。躲在云南偏僻山洞里面的蝙蝠,被感染然后送到广东的果子狸,它们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命运进行选择,却恰恰是人类主宰了这一切变化。

如果没有滥用果子狸,这场传播灾难就不会发生。动物身上的病毒和人类社会的交集,便是由人类不正当插手大自然开始的。

人类对野味的盲目追求,人类活动的无节制扩张,导致其他动物的生存空间受到威胁才是这一切的罪恶源头。

那些在抗典一线义不容辞的医护人员,他们也有家庭和子女,他们也是血肉之躯。

还有十余年默默耕耘科研人员,他们也不知道真相到底有多远,但是他们知道,拯救人类的责任已经义不容辞地扛在肩上。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2013年,石正丽团队的研究结果发表于《自然》杂志

104岁国医大师邓铁涛,“非典”期间为中医专家组组长。当时他所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收治73例SARS病人,“零转院”“零死亡”“零感染” 。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抗典英雄钟南山,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带领团队探索出一套治疗方案,及时挽救非典危机。

最终,广东的非典死亡率仅为3.5%,是世界范围内对非典治疗成绩最好的地区之一。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武汉新型肺炎突发后,比SARS更可怕的是无知

▲抗击“非典”的少数医护人员名单,部分已殉职

17年前的SARS,上百名的医护人员冲在前面,及时隔离受感染人群、切断病原,科研团队迅速研究出有效的救治措施;

17年后的新型肺炎,有及时的医疗措施,公开透明的病情讯息,一切就绪准备应对的科研团队。

​找到SARS病毒的源头之后,石正丽团队的工作并没有停止:

“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只是我们其中一个研究。像猎人一样去搜寻这些可能会传播给人类的病毒和出现的地方,为新发传染病的预防提供信息。

我们告诉人们哪里可能会出现疾病,什么动物可能传播疾病,然后和医疗卫生部门协作,指导大家防御防控。在病毒找到我们之前,先找到它们。”

我不相信有神,但我相信有拯救世界的英雄,我看到他们身上科研的力量和人性的温柔。那便是这群人,真正的中国脊梁。

每当想到他们工作我便肃然起敬,如果这一切的付出没有白费,那意义一定在于警醒人类,阻止灾难再次发生。

传染疾病仅由一个航班就能蔓延,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事情。因此光凭他们的努力是不够的,全世界和中国人们站在一起,决心防御和抵抗。

如果人类继续肆意妄为,将会继续受到恶果。

资料来源:

(1)石正丽.追踪沙士源头.一席(2018)

(2)柴静.看见.(2013)

(3)物种日历.“非典”真的是吃野味吃出来的吗?(2019)

(4)人民网. 同舟共济战胜非典——感人事迹.(2003)

✏️作者:圆圆,行动派DreamList,敢行动,梦想才生动。关注我们,一起成为行动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