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确诊病例清零!3月9日全国肺炎疫情最新消息湖北河南山东 全国新增降至2位数

3月9日全国疫情人数最新消息:

全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0例(湖北36例)除武汉外其他16个市州为0例

3月8日0—24 时,湖北新增确诊36例,其中武汉以外湖北地区新增0例 ;湖北外新增4例,其中新增本地确诊病例0例 。

安徽确诊病例清零!3月9日全国肺炎疫情最新消息湖北河南山东 全国新增降至2位数安徽确诊病例清零!3月9日全国肺炎疫情最新消息湖北河南山东 全国新增降至2位数

3月8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0例,新增死亡病例22例(湖北21例,广东1例),新增疑似病例60例。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535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3802人,重症病例减少153例。

截至3月8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19016例(其中重症病例5111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58600例,累计死亡病例3119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0735例,现有疑似病例421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74760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0146人。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36例(武汉36例) ,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22例(武汉1163例),新增死亡病例21例(武汉18例),现有确诊病例18303例(武汉16627例),其中重症病例4991例(武汉473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6433例(武汉30933例),累计死亡病例3007例(武汉2388例),累计确诊病例67743例(武汉49948例)。新增疑似病例28例(武汉28例),现有疑似病例277例(武汉253例)。

3月8日0—24时,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例(甘肃4例)。截至3月8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7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69例:香港特别行政区114例(出院59例,死亡3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出院10例),台湾地区45例(出院15例,死亡1例)。

湖北以外昨日新增确诊病例4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

严防境外输入!据国家卫健委数据统计3月8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0例,其中湖北新增确诊病例36例(武汉36例),因此除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4例,其中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例(甘肃4例)。

甘肃新增4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 累计境外输入33例

据甘肃卫健委网站消息,3月7日20时至3月8日20时,3月4日、5日两批乘商业包机由伊朗到达兰州309人加3月2日专门转到兰州2人共计311人中,新增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均在省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甘肃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3例。现有重型病例2例。目前有境外输入密切接触者278人,其中60人在省级定点医院隔离留观,218人在集中隔离点隔离,正在进一步进行医学检测检查。

3月7日20时至3月8日20时,甘肃本地无新增病例。截止3月8日20时,甘肃本地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1例,累计治愈出院87例,累计死亡病例2例。现有2例在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其中兰州市1例、定西市1例。甘肃本地目前无疑似病例。目前,甘肃本地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337人,已解除医学观察4270人,其余67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湖北除武汉外连续4天新增确诊为0

据国家卫健委数据统计,3月8日0—24时,湖北新增确诊病例36例,其中武汉新增确诊病例36例,湖北除武汉外连续4天新增确诊病例为0。

3月5日0—24时,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26例,其中武汉新增确诊病例126例,湖北除武汉外首次新增确诊为0。

张伯礼:到3月底,武汉有希望新增病例基本“清零”

3月3日,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在武汉接受了人民日报新媒体的专访。

疫情防控形势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大家什么时候才能“摘口罩”?新冠病毒会不会常态化,变成慢性病?看这位已在抗“疫”一线奋战一个多月的老兵怎么说。

新增病例到什么时候才能“清零”?

张伯礼:我们分析了疫情演变数据,目前来看,全国除湖北以外其他地区,2月底新增病例基本“清零”;

湖北省除武汉市以外其他地区,3月中旬估计能基本“清零”;

武汉市有希望到3月底实现基本“清零”。

从疫情整体发展趋势看,是这样的。但是,“清零”也不是绝对的,偶尔还是会出现几个新增病例。

什么时候才能“摘口罩”?

张伯礼:估计4月底除了湖北以外,全国其他省市基本就可以摘口罩恢复正常生活生产秩序。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可能要比全国晚1个月左右。但是,我不主张那么着急摘口罩,即使复工复产,恢复正常秩序了,口罩还是慢一点摘比较好。就算全国都“清零”了,少聚集、勤洗手、戴口罩的好习惯,也要保持一段时间。毕竟,现在疫情下半场国外的形势还是很严峻,要防范输入性病例。

我希望,大家不要把注意力过多地放在什么时间摘口罩这个问题上,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才是最重要的。

在武汉一个多月,都干了哪些事?

张伯礼:1月27日我刚到武汉的时候,形势非常严峻、复杂:患者和非患者混在一起,发热的、留观的、密接的、疑似的,这“四类人”很多都没有被隔离,非常混乱。大医院被挤爆,排队几小时看不上病,确诊病例也住不了院,一床难求……

当时我们就向中央指导组提出,分层分类管理,集中隔离,分别处理。同时,对于确诊患者也要分类管理,轻症、重症分开治疗,可以占用学校、酒店,这样可以有效地利用有限的卫生资源。但是,当时很多患者因为没有确诊,就没有得到有效的救治,只是被简单隔离了,情绪恐慌、救治无助。当时我们根据以往经验就建议,对“四类人员”全部给中药,因为无论是对于普通感冒、流感,还是新冠肺炎,中药都是有一定疗效的。先吃上药稳住情绪,一二天退热了,就有信心了。

之后,随着确诊患者越来越多,一床难求,解决不了应收尽收的问题,专家建议建立方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我和刘清泉教授写了请战书,提出中医药进方舱,中医承办方舱医院。中央指导组同意后,我们就组建了第一支中医医疗队,由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的209位中医专家,筹建了江夏方舱医院,里面主要采用中医药综合治疗。取得经验后,现在所有的方舱医院几乎都在使用中药了。

目前,工作重点放在了对重症患者的救治上,中央指导组下达指示,组建中西医联合会诊组,对武汉市的重症病人进行一对一会诊,建立一对一包括中医药的诊治方案。经过几轮会诊,目前看还是有效果的,武汉患者死亡人数在逐步下降,从百位降到几十了。

现在,我们又在考虑恢复期的病人。一些出院的病人特别是重症患者康复问题。有的出院了,但还有症状,咳嗽、喘憋、心悸、乏力等;有些肺部感染渗出吸收不完全,有的免疫功能紊乱等。我们就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中医院建立了新冠患者康复门诊,专门管理治疗这部分病人。在中国工程院和有关单位支持下,我们还组织了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市中医院共同建立湖北感染新冠的医务人员康复管理平台,这将是今后一两年的任务。

如何看待此次疫情中,关于中西医孰强的争论?

张伯礼:在这场战“疫”中,中医和西医是非常和谐的。特别是在重症病人的抢救过程中,以西医为主,中医为辅,但是有时辅助也起关键作用,已经有很多例子了。医疗队里的中医西医不分你我,谁有办法谁上,能够挽救病人的生命,这才是我们共同的目的。

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时候,往往是局外人还在争论中西医到底谁强谁弱,谁优谁劣,既无聊又无意义。中医西医各有长处,优势互补,人命大于天,能救命才是最重要的。

江夏方舱医院整体救治情况如何?

张伯礼:截至目前,江夏方舱医院累计收治了五百多位患者,主要是以轻症为主,占七八成吧。其中,已经出院二百多位患者了。还有一百多位患者最近陆续也要出院了。

最让人欣慰的是,江夏方舱医院目前收治的所有患者中,没有一个转为重症的,医护人员也是零感染。

现在,被感染医护人员的救治情况如何?

张伯礼:医护人员被感染,大部分是发生在一月份。当时病人高度集中,秩序混乱,医护人员满负荷、高强度工作,防护物资也不够。

现在防护措施、物资都跟上了,一线医护人员的工作负荷也减轻了,被感染的情况就很少了。

目前,被感染的医护人员大部分已经治愈出院,还有一部分仍在救治。我们还将为被感染的医务人员建立一个健康管理平台,在未来一到两年,追踪他们的健康状态,以中西医结合的干预方式,帮助他们更好康复。我们希望能为被感染的医护人员提供必要的帮助,以回报他们的付出和牺牲。

新冠病毒会不会常态化,变成慢性病?

张伯礼:新冠病毒到底会不会常态化,目前还不好说,需要继续加强流调和基础研究,毕竟目前我们对它的了解有限。

但是,冠状病毒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绝不会就此终止。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发现它以來,大多数时间都比较温和,但近二十年它几次变异都形成了大规模疫情,损失巨大。所以,我主张要持续研究冠状病毒感染的机制,研发广谱抗冠状病毒的药,以不变应万变。现在我们也正在抓紧时间做这件事。

跟SARS相比,新冠肺炎的治疗难度在哪里?

张伯礼:跟SARS相比,新冠病毒更“狡猾”、更“多变”、也更让人“猜不透”。

发病初期,病情看上去并不是很重,但是到了一定阶段,就会急转直下。新冠病毒传播性比SARS更强,发病人数、死亡人数也比SARS多得多。而且,患者治愈后会出现“反复”,有一定比例的患者出院以后又“复阳”了。重症患者康复问题也较SARS复杂。

但我们还是要有信心,毕竟出院后“复阳”的患者是少数。而且,“复阳”患者的治疗也相对容易,基本治疗几天后就会“转阴”。康复也将是今后研究的重点问题。

这次疫情,我们应该吸取哪些教训?

张伯礼:首先,要强化源头治理。要杜绝一切野生动物的市场交易,严禁食用陆生的野生动物。这次疫情教训太深刻了,我们一定吸取教训,不能像当初SARS一样,转头就忘了。

其次,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也需修订。这次疫情暴露出一个很大的问题,疫情出现了,谁来报?报给谁?现在机制不顺,层层上报、层层审核、层层淡化,到中央都衰减变味儿了,影响中央决策。回过头来看,新冠肺炎在去年12月底、1月初人传人的现象已经很明显了。那时还说是“有限人传人”、“局势可控”,就有问题了,丧失了防控最佳时机。

再就是,基层社区的卫生能力明显不足。那么多人,一发热就往大医院跑,如果社区的医疗卫生设施足够强,发挥“拦阻干预”作用,疫情可能会在早期得到有效控制,强基层要真正落地。

另外,检测权限集中、试剂盒短缺严重影响了确诊救治,防控物资明显短缺、调配机制滞后、应急系统响应及运营都需要极大改善。

最后,我想提醒的是,疫情过后也别遗忘了中医药,还是要继续推进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在近日中国-世卫组织的疫情考察专家组中沒有中医药专家,疫情报告中,中医药几乎沒有涉及,这令人十分遗憾。

最新研究:新冠病毒已突变

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和演变一直备受关注。有关新冠病毒是否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经由这里非法交易的野生动物再传播到人,以及该市场是否是疫情起源地等问题,一直存在争议。

3月3日,中国科学院主办的《国家科学评论》(National Science Review)发表题为《关于SARS-CoV-2的起源和持续进化》的论文,通过对迄今最大规模的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分子进化分析,揭示了新冠病毒已经演化出L和S两个亚型,这两个亚型在地域分布以及人群中的比例相距甚远。而且根据新型冠状病毒的演变方式,作者推测这两种亚型的传播能力、致病严重程度或许存在较大区别。

L型病毒传播能力强 致病性高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信息中心陆剑研究员与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崔杰研究员是这篇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作者表示:“如果这一结论得到证实,将有可能指导我们更好地对新冠肺炎进行差异化的治疗和防控。”

研究分析的103个新冠病毒基因组数据全部来源于公共数据库。这些病毒样本的基因序列的收集时期最早是去年12月24日,最晚是今年2月5日。分析表明,这些病毒株一共存在149个突变位点,且多数突变在近期发生。

在这103个病毒株中,有101个属于两个亚型之一。具体而言,两个亚型的区别在于病毒RNA基因组的第28144位点,L型是T碱基(对应亮氨酸,Leu),S型是C碱基(对应丝氨酸,Ser)。通过与其他冠状病毒比较,作者发现S型新冠病毒与蝙蝠来源的冠状病毒在进化树上更接近,从而得出S型相对更古老的结论。

但研究人员意外发现,相对古老的S型新冠病毒并没有因为在人群中传播的时间更长,而感染更多的人。基因组数据表明,感染S型的比例占30%,反倒是相对年轻的L型新冠病毒的感染比例占70%,而且每个L型病毒株比S型携带了相对更多的新生突变。

基于上述反常现象,作者推测:“L型病毒传播能力更强,或者在人体内复制更快,因此可能意味着其毒力也更大。”

作者还专门比较了1月7日前后S型和L型所占比例的变化,他们发现L型在病毒株中的比例下降,S型比例上升。作者由此推测:“这可能是因为L型病毒的患者更容易表现出症状,因而更容易受到人工干预,从而使L型新冠病毒受到的负选择压力更大,感染的人数由此变少。”

患者可同时感染L型和S型病毒

此外,从绝大多数患者提取的病毒株的第8782位和28144位点均只显示C碱基或T碱基,也就是说,只感染了L型或S型中的一个病毒亚型。然而,从曾经在确诊前、近期有过武汉旅行史的一位美国患者分离的病毒株,这两个位点均呈现了C和T的混合现象,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这位患者同时感染了L型和S型新冠病毒(但目前还无法排除新突变型的可能性)。

一位中科院从事生物信息分析方面研究工作的研究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L型看起来是突变型,从这个亚型的两个突变密码子偏好性来看,更适合人,在湖北比较多;S型是野生型,感染能力似乎较弱,但在全球范围的分布更广。”但他同时表示,由于采用的基因测序技术不一致,也有可能导致得出的数据分析有偏差。

作者还特别指出,论文的一个重要推论,即病毒不同亚型与其致病性的关系,本可通过把基因组数据和病例结合起来分析,从而加强证据等级。但由于种种原因,研究者无法得到患者资料,也无法得到更多基因组数据。

此前,数个科研团队发现新冠病毒与蝙蝠携带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相似,在基因组层面相似度高达96.2%。对此,上述论文的研究作者认为,尽管先前研究认为蝙蝠RaTG13和新冠病毒在全基因组核酸序列上只有4%的区别,但更有意义的比较方式是比较基因组上中性位点的差异。他们通过这一比较得出结论认为,新冠病毒与RaTG13的区别要比原来认识的大很多,遗传距离相当于人与黑猩猩区别的14倍。

中国向世卫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

安徽确诊病例清零!3月9日全国肺炎疫情最新消息湖北河南山东 全国新增降至2位数

央视新闻 图

瑞士时间3月7日,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陈旭大使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通报中国政府决定向世界卫生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支持世卫组织开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国际合作,帮助发展中国家提升应对疫情的能力,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

陈旭大使表示,中国政府和人民为抗击疫情采取了果断有效措施,全国疫情防控积极向好态势稳步发展,这不仅是对本国人民生命健康的保护,也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中方愿以实际行动参与疫情防控国际合作,支持世卫组织继续发挥专业优势和协调作用,特别是帮助公共卫生体系薄弱的发展中国家有效应对疫情。病毒没有国界,中方将继续与世卫组织及各方一道,同舟共济,全力战胜疫情。

谭德塞感谢并高度赞赏中国政府在全球疫情应对关键时刻克服自身巨大困难,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慷慨解囊及时伸出援手,表示将同中方继续加强协调合作,推动国际疫情防控合作不断取得实质进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