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来了 被网课支配的恐惧你怕了吗?

新冠肺炎疫情来了 被网课支配的恐惧你怕了吗?

书本+自拍杆——牛顿力学的巧妙运用。(图/视频截图)

【澳洲网赵珏3月4日综合报道】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的学校全部都推迟开学,学生们只能 “ 宅 “ 在家学习。为此,中国教育部印发指导意见,面向中国学生开放2.4万余门优质在线课程和虚拟仿真实验教学资源。各大教育平台、学习网站免费开放在线课程,让学生们实现了“停课不停学”。

也由此,在疫情期间,学生、老师和家长们开始了花式学习。

新冠肺炎疫情来了 被网课支配的恐惧你怕了吗?

一堂直播课,造就了千千万万个民间发明家的诞生。(图/澎湃新闻)

停课不停学 老师变身网络主播

疫情当前,可教育大计不能落下。为了让学生们学业不落下,敬业的中国教师们纷纷披挂上阵。近日,在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话题“在家开网课的老师有多难”就被刷上热搜。原来,并不是所有的普通人,这段时间在家都是无聊的,好好的人民教师,竟然让病毒逼成了主播!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疫情期间老师多辛苦?要准备课件、要调试设备、要保持房间安静,还要和调皮的学生们斗智斗勇。一节网课背后要花的功夫,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困难得多。

面对着一片屏幕,N个看不见的学生,老师就像举着大喇叭隔空喊话的播音员一样,用尽全身解数吸引学生的注意力。

“自拍杆和摄像头到货了!”2月28日下午,广东省佛山市第十四中学副校长陈敏仪一拿到新“宝贝”,便兴冲冲地拆封组装。

“线上教学最头疼的是师生互动,尤其是理科,光讲不练会让学生一头雾水。”陈敏仪说,为了开展线上新课教学,她刚刚入手了新工具,以便边直播边写板书,提高课堂效率,“熟悉了直播后,心也安下来了,现在开始将更多去关注课堂效果”。

温州网报道,浙江温州的老师则是要应对在线教育的新挑战,把知识点融入主播稿中。

“同学们,虽到了‘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的阳春三月,但我们因为疫情还要继续足不出户……好消息是,‘非常道空中课堂’华丽丽地升级啦!”直播镜头前的彭丽雅,是位有18年教学经验的语文教师,如今担任五(2)班班主任的她,把语文知识点融入“主播稿”里,熟练地在直播软件上和学生互动。

网课结束后,彭丽雅整理学生提出的问题,到了下午,她会通过软件和学生预约时间,逐一拨打语音电话答疑释惑。

有些学生会故意提个很简单的问题。彭丽雅明白,孩子不是调皮,纯粹是想老师了,她也一个个聊过来。她说,防疫期间,孩子们出不了门,憋太久了能和老师说说话,也会开心点。

从2月10日至今,这近一个月的“女主播”生涯,让彭丽雅感慨良多。

新冠肺炎疫情来了 被网课支配的恐惧你怕了吗?

一段牧民全家在草原迁徙找网络信号的视频在网络热传。(图/视频截图)

牧民全家迁徙 为女儿找网上课

老师都这么努力了,学生家长们为了网课也都拼尽全力。

北京《中国经济周刊》报道,近日,一段牧民全家在草原迁徙找网络信号的视频在网络热传。画面显示,内蒙古呼伦贝尔,牧民希都古日世代生活在草原上,有9800亩草场,最近因受疫情影响,其女儿要上网课,他们一家收拾好蒙古包等家当,在草原上迁徙找网,否则会错过很多学校的消息。

据希都古日表示,之前都是到山上去找信号好的地方,下载完后回家再听,但是迁徙后网速仍不是很好,断断续续的。下一步他打算回到新巴尔虎右旗的房子里,并决定让女儿回旗里学习。对此,有不少网友表示,虽然全家迁徙找信号听起来很辛苦,但仔细想了下,他家很富有,并对这样的父爱表示“柠檬酸”。

新冠肺炎疫情来了 被网课支配的恐惧你怕了吗?

临近毕业季,毕业答辩已经陆续展开,不少高校选择通过线上视频答辩。(图/视频截图)

多所高校毕业生进行网络答辩

对于大学生来说,受疫情影响,中国的高校都延期开学,并且时间未定,这让不少临近毕业的学生们犯了难。

北京环球网报道,临近毕业季,毕业答辩已经陆续展开,不少高校选择通过线上视频答辩,对尚未进行论文答辩,但已通过论文评审且符合答辩条件、拟申请在2020年3月授予学位的研究生,采用视频方式进行论文答辩。

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南大学、山东大学、西北工业大学等高校纷纷发布通知,进行网络视频答辩。

据悉,线上答辩与线下答辩流程相同,由答辩委员会主席宣布委员名单、答辩委员会秘书介绍答辩学生基本情况,随后由答辩学生进行论文陈述和回答提问,答辩委员会委员对答辩过程和结果讨论并进行在线无记名投票,最后宣布结果。整个过程历时两个半小时,全过程进行视频录制并存档。答辩材料归档可先上传电子签名版,待疫情解除后进行相应纸质材料的补签名并提交归档。

不少参加答辩的学生表示:非常特别的一次答辩,相较于传统的线下答辩,线上答辩更加公开、透明,对学生的临场应变能力的要求更高。

上网课不怕没流量 补贴跟上!

面对学生们都要“云上课”,部分家里没有宽带的同学只能用流量上网听课,面对巨额通讯资费,不少学校都以送流量、发现金等形式予以补助。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从2月中旬起,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第一批1878名家里没有宽带或WiFi的大学生,每人将陆续收到2月份上网课的30G流量。

“没宽带、没WiFi的同学,赶紧报名,学校给你送流量包了!”消息一经发布,就在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学生微信群和QQ群里炸开了锅,有学生直呼学校“神助攻、任性”,想要“默默拔掉网线”。

有类似做法的高校不在少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特意设立了“在线学习流量支持专项补贴”,针对家庭未安装宽带网络、且手机未办理足够流量业务的本科生,每人发放20G流量。目前,已有1578名学生获得了专项流量补贴。

《中国教育报》报道,为方便家庭经济困难的同学在家上网学习,长安大学进行了前期调研。结果发现,有15%~20%的学生,尤其是特困学生(含建档立卡生、低保户等)家中未装无线网络,需要利用数据流量进行学习。

针对这一情况,长安大学经测算决定,给予全部3055名特困学生每人资助100元(人民币,下同)爱心流量费用。除了流量补贴,学校还对此次疫情中确诊的学生或家长进行了3000元~5000元的临时困难补助。上述新闻经媒体报道后,甚至上了微博热搜,被网友称赞“暖心”。

河北廊坊广播电视台报道,河南中医药大学近日为15104名学生发放30元网费,作为网课的流量补助。与其他学习比,30元不多。但据该校学生处李老师称,15104人中有1472名为贫困生和疫情困难学生,学校“额外给这些学生多发300元”,希望学生在家也能好好学习,隔疫不隔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