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一病人二次误治医案”中体验平淡而神奇的三仁汤

20世纪70年代后期,我在山区卫生院工作,出诊一妇女,李姓,40余岁,看其面似60多岁老人,极显瘦弱,因其本有肺结核病史多年,故如此。此患者于冬日生病,整天坐在火炉边,身体缩成一团,胸闷气短,浑身酸困,体温正常,不饥不渴,本院一医开了十全大补汤加减二剂,谁知服一剂后,更不饮食,卧床不起,急召唤外地工作的子女回家,有办后事的打算。我当时开了两剂三仁汤,一天一剂,因时间关系中午才能服药,嘱其夜九点之前必须一剂所煮三次药服完,另当患者面嘱咐家人,夜间需有专人伺候,凌晨(夜十二点左右)当有腹中响声(肠鸣音逐步加重,自觉饥饿欲食,但不允许食多的食品,只准喝几口白米稀粥,一个小时喝几口,待到凌晨四五点时,若大饥难忍,准其吃点馒头或饼干,喝半碗稀粥,半饱即止,不可过饱,然后自然入睡,不要打扰,第二天中午时可正常进食,当然起初还是吃易消化食物)。患者的表现果如其言,几天后生活如常人,患者家属及乡邻皆赞其“神”。

从“同一病人二次误治医案”中体验平淡而神奇的三仁汤

第二年端午节前后,患者又出现疲倦乏力,自汗出,畏风,全身关节酸痛,胸闷不饥,口干不欲饮等症状,刚好我不在院内,又恰遇上次开“十全大补汤”那位医生,他这次果断开了两剂“三仁汤”,不料服药后患者自觉体力不支,又卧床不起。我回院后,开了三剂“补中益气汤”,患者又恢复了常态。

此病例使院内那位医生有点疑惑,同样病情,同一患者,他开“补方”,患者卧床不起,我开“三仁汤”,患者立愈,又病时,他开“三仁汤”,患者又躺倒病情加重,而我又开“补方”,患者又如常人,这都是大家亲历的案例,何以药方择人起作用?有人“求”我把“秘诀”讲出来。我说:处方由药房存档,随时可以查阅,不存在保守,如果有什么“秘方”,那就是要区别外感与内伤的辨证而已。

从“同一病人二次误治医案”中体验平淡而神奇的三仁汤

患者第一次病在冬日,有肺病史,素体阳虚,气血不足,形体羸瘦,又加上不能饮食,形寒畏冷,蜷缩一团,不用医家,谁看都知道“虚”。但她患的是“感冒”,舌苔白滑,舌质浅红,脉濡细平静,大便不秘,小便自利而黄,早轻晚重有一定规律,因卫气虚(类似现代的白细胞功能减弱)而发烧表现不出来,再投补剂,闭门留寇,故病日益重,但她并无危象,如虚汗淋漓,四肢逆冷,喘息少气,大便自利,脉虚数等,属于外感夹湿,用宣上、畅中、渗下之三仁汤,起到立竿见影之效。至于深夜即欲饮食,是精神疗法,因患者怕自命不保,内心深处处于恐慌之中,故暗示其当夜即能饮食,以增强其信心,试想,不用患者,即用一个正常人几天没吃什么食物,连喝几大碗药水,夜深人静时,腹中肠鸣音亢进,饥肠辘辘,饥饿感立出。

从“同一病人二次误治医案”中体验平淡而神奇的三仁汤

次年夏,没有感冒,只有虚,肺气本不足,火热刑金,故脉虚数,自汗,体倦乏力,不饥,舌红少苔,用了渗利之三仁汤,气更虚而卧床不起,用补中益气汤以扶其正气,病体得安。

总之,同一患者,一外感,一内伤,辨证不能相混。三仁汤对外感夹虚夹湿有特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