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桃江四人被免职,不应是问责的最终结果

公众隐约看到,强按下这起公共卫生事件的不只是桃江四中这一双手,更是当地相关部门面对难以控制的事态,在集体用力按压。他们按下的不是消息,而是学生稚嫩的生命。


湖南桃江四中始于2016年的学生感染肺结核,终于在今年8月大面积爆发。然而诡异的是,从校长放言“不死人不放假”,直到10月底开始有学生爆料此事,再到11月中旬当地官方通报称“有效处置”,公众隐约看到,强按这起公共卫生事件的不只是桃江四中这一双手,更是当地相关部门面对难以控制的事态,在集体用力按压。他们按下的不是消息,而是学生稚嫩的生命。

如果按照桃江县政府11月17日发布的这份通报所述,这起事件啥事都没有,更不会有21日卫计局局长、教育局局长、疾控中心主任、四中校长被免等后续组织处理出现。桃江县政府在4天前的通报中表述:“2017年8月19日,桃江县第四中学发生肺结核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疫情发生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启动县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并报告省、市疾控中心,立即开展治疗防控工作。”

这份面向全国的通报,着重强调的是领导高度重视,组织指挥得当,学生大都复学,后续确保稳定。通报似乎在表扬与自我表扬,又似在安民告示:没多大点事!县委、县政府处理妥妥的,大家散了吧。

桃江四人被免职,不应是问责的最终结果

如此大面积肺结核病感染,仅一个89名学生的班,就有50人感染。有的连病危通知书都开出了。仅8月下旬到11月13日,桃江四中就暴发了76例结核病。当地官方通报一不公布数据,二不追查责任,反而在下一步四项重点工作中,有两项分别是:“做好家长情绪疏导和学生心理引导工作,减少对学生成长的影响,确保社会稳定;全面加强传染病防控教育,增强全民防治意识。”搞得好像这起事件如果有社会不稳定,是家长和学生的原因;学校大面积肺结核病暴发,是全民防治意识不强的原因。这种认知,跟被处理的这些部门官员,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8月份,四中校长就曾放言,不死人不放假。10月底学生向媒体爆料后,被老师指责是“给学校抹黑、丢脸”。11月中旬引起全国关注之后,校长解释是“疾控中心并没有提示要求校方停课”。而整个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当地疾控中心跟没事人一样,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像生活在天上一样……这是四中校方控制消息有方,还是当地有关官员根本不当回事?如果真像当地官方通报所称的如此“高度重视”,又何以好意思在这样的公共卫生事件引发的公共舆论事件中自我表扬?

大面积的学生肺部,因为感染结核而留下了生理和心理上的阴影。然而老师视学生爆料为“抹黑”。腹黑如此,令人心寒。一所学校的脸面,竟然高于学生的生命健康,这种脸要它干嘛?一个县的稳定,竟然寄托在感染肺结核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情绪稳定上,已经发生的公共卫生事件竟然寄托在“增强全民防治意识”上,这要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打出这样的“呵呵”?这种外表松弛、背后紧捂出来的所谓稳定,意义又何在?

桃江四人被免职,不应是问责的最终结果

桃江县聚集性肺结核公共卫生事件,是当地官方与相关部门集体“感染”了官僚主义“病毒”的一次集中爆发。这是导致学生大面积肺结核感染的人为“病源”。学校以教学的成绩为第一诉求,坚持“不死人不放假”,以学校的“脸面”为要务,紧捂学生的病情,这与当地卫生防疫主管部门视而不见,与桃江县官方通报安民告示,是同病相“连”的。这是官方形象思维与稳定思维的同病写照。法规对于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有要求、有规范,桃江官方对于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有预案、有方法,但是写在纸上的规范,抵不上有关部门的随手拿捏。一校、一地的形象最重要,学生的生命健康反而是次要的。

舆情紧逼之下、国家卫生部门的全面调查之下,桃江当地对具体的“责任人”给出了严肃处理。然而谁来处理“桃江事件”,谁应该为“桃江事件”负主要领导责任?这是需要跳出桃江审视桃江事件,才能给出的客观处理结果。桃江的问责处理,应该不是结果,而是开始。

(作者:刘雪松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弄潮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