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五问湖南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究竟谁该为此事负责?

疾控中心医生明知道“364班好多同学都来拿药”,却三缄其口;从8月6日多名学生被查出问题,到8月20日高三年级放假,中间历经了半个月;事件曝光后,最早爆料此事的学生提到,该校有班主任称,爆料是给学校抹黑、丢脸,不顾学校的名誉。(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湖南省桃江县四中多名学生感染肺结核一事有了新进展。

昨日,湖南省卫计委发布情况通报,截至11月16日,共发现29例肺结核确诊病例和5例疑似病例,另有38名学生预防性服药,共计72名学生接受治疗和管理,对疑似及预防性服药学生的诊断待观察、复查后再予以确认。通报称,目前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五问湖南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究竟谁该为此事负责?

▲湖南省卫计委官网通报截图

昨日,国家卫计委也通过官方微信表示,国家卫生计生委高度重视湖南省桃江四中结核病聚集性疫情。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批示,责成当地核实情况,及时公开发布准确信息,全力以赴做好患病学生的治疗工作。17日下午,相关工作人员和防治专家已到达湖南省桃江县督导当地疫情处置工作。相关进展情况将及时发布。

昨晚,桃江四中校长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学校是在8月3日接到了县疾控中心和县教育局的通知,得知有学生检查出了肺结核,他解释称,“因为学校不是检测机构,对于这种慢性的传染病学校检测不了,只有等相关部门检查出来了通知学校。”

他告诉记者,8月3日之后,学校开始采取系列措施,首先加强了肺结核知识的宣传和普及,同时搞好学校卫生,注重教室通风,此外,从8月10日至8月19日,学校配合疾控部门对364班进行了4次筛查。

▲3D讲述高三生群发肺结核故事:感染后,像杀人犯般被嫌弃。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

五问湖南肺结核事件

五问湖南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究竟谁该为此事负责?

▲湖南省桃江县第四中学,今年8月该校高三364班爆发大面积肺结核。图片来自网络

1、为何“确诊”人数数据不一?

记者发现,桃江四中学生自行搜集“确诊”人数与昨日湖南卫计委通报的确诊人数并不一致。

对此,中国防痨协会学校与儿童结核病分会主任委员、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呼吸结核科主任卢水华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涉及疑似感染结核杆菌是否真的会发展成肺结核的问题。非专业人士常常混淆这两个概念,这是非常不必要的。

卢水华说,要确诊为肺结核一定还需要做多种检查。鉴定诊断手段包括:影像学检查如X线、胸部CT;病原学检查如痰涂片镜检、结核菌培养和分子检测技术;免疫学检查如结核菌素试验、伽马干扰素释放试验等。

湖南桃江四中曾在今年8月10日组织学生进行血检伽马干扰素释放试验,发现了4例疑似病例。

“与结核菌素皮肤试验一样,伽马干扰素释放试验只能检测出是否感染了结核杆菌”,卢水华表示。几类人在功能正常的情况下可能对结核杆菌有阳性反应:感染结核杆菌没有发病、曾患结核病但自愈的人、患了结核病经治疗以后治愈的人、接种过卡介苗的人群会对结核菌素试验产生阳性反应。

“大多数感染人群根本不需要恐慌,90%以上的感染人群是不会发病的,”卢水华给出了一个数据,感染结核杆菌的人,大概只有5%、最多10%最终会发病。

国家卫生计生委疾控局王斌副局长曾在去年世界防治结核日上表示,感染结核杆菌之后是不是发病、什么时候发病取决于人体的免疫功能,感染结核菌的数量等是影响其发病的因素。

五问湖南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究竟谁该为此事负责?

▲9月,桃江四中一名感染肺结核学生服用药物过敏后,去医院急诊抽血化验。受访者供图

2、肺结核疫情应如何上报?

从2004年开始,国家开始建立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全称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系统共包括传染病报告信息采集(传染病报告卡),个案信息管理,公共卫生基础数据,结核病、艾滋病等专病报告,统计分析等8个子系统。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盖结核病项目办主管黄飞告诉新京报记者,在这个大平台中,真正完成我国39种法定传染病检测和上报工作的,是“传染病疫情报告信息管理系统”这一分支。全国100%的县级及以上疾病预防控制机构、98%的县级以上医疗机构、94%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现了法定传染病实时网络报告,直报单位总数达6.8万余家,日监测传染病个案病例约2万例。目前直报速度已缩短到4小时。

医疗机构将传染病疫情传达给管理平台,只需在电脑上填写一张“传染病报告卡”。黄飞介绍,“甲类传染病要求院方在2小时内就得上报,乙类传染病则在24小时内上报。”肺结核属于乙类传染病。(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官网介绍,传染病监测室工作人员会对前一天网络直报的全国传染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进行分析,中午前将该报告发送给卫生部、中国疾控中心等的相关领导,作为决策重要依据之一。

按照《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一所学校在同一学期内发生10例及以上有流行病学关联的结核病病例,或出现结核病死亡病例时,学校所在地的县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根据现场调查和公共卫生风险评估结果,判断是否构成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11月16日,湖南桃江县发布通报显示,8月19日,桃江县第四中学发生肺结核病突发公共卫生应急事件。

但是事件级别并没有确定。按照《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等规定,需要确定事件级别。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在事件确认后2小时内向上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和同级政府报告,并告知同级教育行政部门。

五问湖南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究竟谁该为此事负责?

▲学生确诊的证明。受访者供图

3、感染结核杆菌就会传染?

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呼吸结核科主任卢水华说,感染结核杆菌但没有发病的人没有传染性,即使是发病的人群也不是所有人都有传染性。需要查痰涂片镜检、结核菌培养和分子检测,如果呈痰阳性,这部分人才是主要的传染源。

“感染并且发病、且发病痰菌检查呈阳性,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才是主要的传染源,大可不必对仅仅结核菌素试验阳性或者血检阳性的人群进行隔离,他们不具备传染性。”卢水华表示。

五问湖南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究竟谁该为此事负责?

▲11月16日,桃江县宣传部通报称,截至11月15日,该校90%的患病学生经过湖南省结核防治所专家会诊确定,已经复学或者可以复学。

4、打卡介苗还会得肺结核?

我国自1978年开始实施儿童计划免疫,卡介苗被纳入儿童计划免疫为适龄儿童免费接种。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规定,新生儿在满足条件的情况下,需在出生24小时后尽快注卡介苗,一人一针。

“卡介苗仍然是目前最有效预防结核病的疫苗。”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胸科医院副院长在去年世界防治结核日上表示。目前卡介苗是全世界所有国家在预防结核病时用的唯一疫苗。

不过,即便是注射过卡介苗,仍有可能患上结核病。卡介苗对儿童期脑膜炎和播散性肺结核具有可靠的保护效果,至于对成人的保护效果仍有争议,此外,卡介苗的有效期跟地域也有关系。

广西壮族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生物制品科科长杨进对新京报记者解释:“对于成年人而言,还是主要以治疗为主,目前没有药物或疫苗的预防措施。”(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WHO一份文件里曾提到,卡介苗不能预防原发性感染,也不能预防肺部潜伏感染的复燃,而后者正是结核分枝杆菌在人群中传播的主要来源。

5、“痨病”肺结核能治愈吗?

接受采访的一位学生家长提到,肺结核是“痨病”,“是治不好的”。

实际上,“肺结核的治愈率很高”,卢水华表示,“现在治愈率总体达到85%以上,复发几率低于5%。”

不过,多数专家曾指出,对于大部分老年结核病患者来说,预后差,死亡率高,且混合多种疾病,治疗难度大。

普通肺结核病人的治疗周期大约需要6个月,而耐多药肺结核病人的治疗周期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目前全国部分省份实行了不同经费来源的结核病控制项目。免费检查的范围包括:胸部透视、摄X光胸片和痰涂片检查。免费治疗仅限于提供统一方案的抗结核药物,其他费用自理。

新京报记者 高敏 吴靖 实习生 杨雨奇 肖涌刚 周小琪

谁该为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负责?

湖南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来得有些出人意料。历经非典、禽流感等考验后,各地突发公共卫生应急防线不断稳固。可这道防疫防线,却在一所学校被一个常见的传染病——肺结核给突破了。

据报道,从去年下半年首现肺结核感染者到今年上半年陆续有学生被确诊,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学校没有采取有效措施,直到今年7月家长在疾控中心遇到几位认识的学生,才开始怀疑学生集体感染。

五问湖南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究竟谁该为此事负责?

▲学生确诊的证明。受访者供图

让人触目惊心的,是涉事学校和疾控中心的迟钝乃至麻木:疾控中心医生明知道“364班好多同学都来拿药”,却三缄其口;从8月6日多名学生被查出问题,到8月20日高三年级放假,中间历经了半个月;事件曝光后,最早爆料此事的学生提到,该校有班主任称,爆料是给学校抹黑、丢脸,不顾学校的名誉。(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迟钝的不止学校和疾控中心。在当地官方“桃江县有效处置学生肺结核病突发公共卫生应急事件”的通报中,此事似乎已得到妥善解决。可自称“有效处置”之下,却是对疫病涉及范围、患病人数、发病原因等关键信息的绝口不提。

这也招致了更多质疑:此次疫情成因、波及范围等到底是怎样的,涉事校方和疾控中心处理过程有无过失等。而这些,正是公众关注的焦点。

预警不足、动员迟缓,这不只是桃江一地的问题。因公共卫生防控力量分布不均衡和下沉不充分,很多基层政府公共卫生应急,都面临专业技术人才匮乏,应急体系触角没有广泛延伸开来,遇事反应不够迅速、原因不能及时查明等问题。

可有些问题,不能只怪资源不足。都说制度背后连着人,作为法定传染病的肺结核,本来也不乏预防和控制制度机制:除了《传染病防治法》,国家还有专门的《结核病防治实施工作指南》《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湖南省也有针对学校结核病防控的制度。

在此背景下,有些问题值得追问:我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传染病病人或者疑似传染病病人时,应当及时向附近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医疗机构报告。今年,国家卫计委印发《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2017版》更是明确要求,同一学校同一学期发现2例及以下患者,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应当及时向患者所在学校反馈;发现3例及以上有流行病学关联的患者时,应向同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上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和学校报告、反馈。

在此事中,涉事学校和疾控中心又有无及时上报?如果没有,是漏报或瞒报?若因未认真落实相关措施而导致疫情扩散,又该担何责……这些问题,都亟待廓清。

据最新报道,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对此已做批示,责成当地核实情况,及时公开发布准确信息,全力以赴做好患病学生的治疗工作。17日下午,相关工作人员和防治专家已到达桃江县督导当地疫情处置工作。

相信随着国家卫计委介入,该事件会以廓清各方责任,乃至依法依规问责收场。而避免应有的防控机制再在前端环节失守,也需要着眼于“责”,特别是责任的厘清。(文/陈曦

值班编辑:一鸣 张一对儿

(更多新闻,请关注新京报微信公号:bjnews_xjb)

本文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