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陪妈妈抗癌4年,我们决定放弃化疗,所有经验都分享给友友们

我嫁在外地,因为工作、孩子,种种原因,一年回妈妈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2013年底回家的时候,母亲看起来就是一个小老太太了,消瘦、憔悴、头发花白,而母亲那时才59岁。上次回家是在一两个月前,那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母亲的变化。母亲跟我说,她咳嗽好几个礼拜了,可能是气管炎,打了好几天针都没管用,怕我担心没跟我说。而我,竟然相信那就是气管炎,叮嘱她不要怕花钱,一定要把病治好。

陪妈妈抗癌4年,我们决定放弃化疗,所有经验都分享给友友们

  2014年2月21日接到弟弟的电话,说母亲检查出胸腔积液,怀疑肺结核肺癌。当时,有种被雷击中的感觉,晚上,在电脑上查询,胸腔积液的发生原因是多样的,于是,心存侥幸的想,母亲的情况也许不是最坏的。第二天一早,坐车去母亲所住的医院,到地方已经是中午了。母亲的主治医生是个很和气的年轻医生,他收集好胸水交给我,嘱咐我到市里医院化验。我问他母亲哪种可能性最大,医生说乱猜也没什么意思,下午就能知道结果了。我用毛巾包裹着几个瓶子,坐上了去市里的公车,内心纠结万分。12年前,那时我上大一,父亲突发脑梗,急需一种药,我也是怀着这种心情,坐的也是这路车,去市医院帮父亲买药。如今,不幸又降到了一辈子省吃俭用的母亲身上。

  到了医院,挂的方便门诊,一系列化验——生化、微生物、脱落细胞、抗酸杆菌。下午四点,抗酸杆菌的检验结果出来了——没有发现,证明不是肺结核。快五点时,拿到了脱落细胞的检验结果,发现癌细胞。原来门诊大厅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何时散去了,我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等待最后两样的结果。以前做过噩梦,妈妈不在了,在梦里害怕、哭泣,待到梦醒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明亮。等到太阳出来后,我告诉母亲我做了怎样一个梦,母亲笑着告诉我,梦与现实是相反的。多希望现在的一切只是一个梦啊,好害怕以后只能在梦中见到母亲。

  坐在回程的公车上,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公车上满满的人,我拼命的压抑着不发出声音。妈妈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村妇女,心眼很小,如果她知道病情吓也吓死了,对她一定要隐瞒病情。到了妈妈住的医院,看到妈妈惊恐绝望的眼神,我换上笑脸,故作轻松的跟妈妈说没事,只是肺积水而已。妈妈有个姐姐也就是我的姨妈几年前也是得癌症去世了,妈妈听我说完明显松了一口气,说“我说呢,我们姊妹还能都这样吗”。我把检查的结果交给医生,医生说这就等于判了死刑,我的眼泪又忍不住下来了,问医生妈妈还能支撑多久,医生说要看治疗效果,并建议化疗。

陪妈妈抗癌4年,我们决定放弃化疗,所有经验都分享给友友们

  生活充满挫折与苦难,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也许这就是人来这世上一遭的目的。

  考虑到母亲身体已经很差,尤其是心态很差,化疗的副作用不一定能耐受,化疗后的脱发恶心再让她对自己的病情有所怀疑,我和弟弟都不希望采用化疗的手段。但不化疗的话还能怎样治疗呢?

  我回家之后疯狂的上网查询肺癌的治疗方法,看到抗癌卫士上好多患者及家属都推荐靶向药,因为妈妈是腺癌,平时也不抽烟,易瑞沙对不抽烟的亚洲女性有效率很高。正版易瑞沙太贵,很多网友都使用印度易瑞沙,据说效果和正版的一样,但到哪里才能买到真正的印度版易瑞沙呢,我又开始犯愁了,网上很多卖的,但是真伪难辨。天无绝人之路,抗癌卫士上的抗癌管家帮我联系到了购买渠道,还说她那边有个患者买过,但是最近耐药了,手里还剩3瓶,问我要不要,我立马说要。那个病人是南京的,很快药就寄到我手上了,我拿到药像捧着救命仙丹一样。我跟病人的女儿也交流过,问她妈妈有没有做基因检测,她说她妈妈先做了化疗,后来盲吃的,有效了20个月。我当时心想,如果妈妈能坚持20个月我就谢天谢地了,后来和弟弟一商量决定给母亲直接上易瑞沙。

  妈妈抽完胸水就出院了,医生交代说千万注意不要感冒。出院之后,妈妈开始服用易瑞沙。我在网上看到有患者喝生土豆汁,据说这样能延长耐药期,就让妈妈也喝。

  吃了一段时间,我让弟弟带妈妈去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肿瘤缩小,易瑞沙对妈妈有效!

陪妈妈抗癌4年,我们决定放弃化疗,所有经验都分享给友友们

  肿瘤控制住之后,妈妈明显有了食欲,身体一天天硬朗了起来。妈妈勤俭节约了一辈子,闲下来就难受,身体好一点了就要下地干活。人如果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妈妈是那种如果让她拖累别人她会觉得会比死还难受的人,想到干活可能会让她心情愉快些,我也没有阻止她,只是跟她说不要干重活,不要累着。就这样一直到2014年年底,妈妈一直能吃能喝,简直看不出来是个病人,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时光。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也是幸福的,我的工资虽然不高,但是我愿意自己省吃俭用让妈妈一直吃下去。在这里也要谢谢一直帮我买药的抗癌管家,一次次的麻烦她们没有嫌烦,让我没有后顾之忧。

  想来也是心酸,妈妈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也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农村的大娘大婶都流行带金耳环,我曾经和妈妈说要给她买金耳环让她去打耳洞,妈妈说怕疼,其实她是不舍得我花钱。给她买件衣服,她平时在家也是舍不得穿,要等到出门的时候才穿。妈妈买东西都是捡便宜的买,用水用电也是极省,记得小时候看电视的时候开灯她都嫌费电,吃靶向药竟是她这辈子最奢侈的行为。我经常见到她吃药的时候在那念叨,我不得病多好,我闺女一天能挣这一丸药钱不?

  转眼到了2014年年底。这一年曲曲折折,母亲罹患肺癌,靠吃靶向药维持生命;婆婆遭遇交通事故,身体落下残疾。女儿年纪尚小需要照顾,工作繁忙难以离开。我在妈妈、婆婆、女儿、工作之间疲于应付、焦头烂额,老公又不太会体贴人,个中辛酸不忍回顾。

  灰色的2014年走远,迎来更加灰暗的2015。妈妈从2014年3月份开始服用易瑞沙,至2015年4月已经一年零一个月了,度过了平稳安静的一年,也是暗流汹涌的一年。4月份开始,母亲开始恶心呕吐,这不是好征兆,易瑞沙耐药了,也可能是脑转了,要考虑接下来的治疗方案了。

  弟弟带妈妈去医院检查,结果显示脑转,脑部最大的肿瘤已经有三四厘米。原先的我太乐观了,我以为人家的妈妈易瑞沙能吃20个月,我妈妈至少也能吃20个月,我14年底的时候还买了够妈妈吃一年的易瑞沙。在平静的一年里没有及时学习,就这样突然耐药了,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真的要感谢万能的抗癌卫士,这里是求知的宝库。得知妈妈脑转后,我又一头扎进了app里,拜读了无数帖子后,知道特罗凯入脑效果好,我又联系抗癌管家帮我买特罗凯。

  妈妈脑转后,咨询了很多医生,有的建议脑放,有的不建议,说妈妈现在是坐在大海里的一条破船上,船上到处是洞,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船沉,却无法施救。还要感谢我的一位高中同学,她在市里医院工作,得知妈妈脑转后帮我联系了她们医院的权威主任。我带着妈妈检查的影像资料咨询了主任,主任告诉我要尽快给病人做脑放,晚了瘫痪癫痫全来了。正是主任的一席话,让我坚定了给妈妈做脑放的决心。

  妈妈在做了20次全脑放之后,开始服用特罗凯,恶心呕吐的症状慢慢消失了,但是头发也掉光了,她自己也怀疑,不停的问自己得的到底是什么病,我跟她说原先是肺积水,现在又有脑积水,医生护士也很配合,说是老年病。呵呵,不识字竟也有好处!脑放后,妈妈有点呆呆的,话说的也不是很清楚,生存质量明显不如服用易瑞沙的时期,但幸运的是脑转总算控制住了。

  每次回家,妈妈都会絮絮的和我说些家常。上次回家,妈妈说她十六七岁的时候跟着生产队挖河,那时候穷没衣服穿,冬天最冷的时候只穿两条薄裤子,鞋子也只有单的,在外面一站就是一天,自己的身体可能就是那时候作下了病根。因为知道挨冻的滋味,在有了我和弟弟之后常常给我们穿的很厚,以至于老有人问妈妈为啥给孩子穿那么多。这次回家,妈妈又说我给她买的衣服好几件都没太穿,就是出门的时候才穿穿,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穿着。

妈妈,不知道您还能陪伴我们多久,但是我和弟弟一定会陪您和癌症抗击到最后,时光时光慢些吧,别让我的妈妈再变老了!

抗癌卫士为服务更多肿瘤患者,以前365元的抗癌管家服务为大家全部免费开放,现在免费为广大肿瘤患者提供全年问诊服务,只需要点击左下方蓝字了解更多就可以免费领取了,先到先得,错过可别后悔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