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7肺癌圈里的那些事儿

2017年已接近尾声,2018年悄然而至,在癌症领域,肺癌永远是不可或缺的话题。2017年肺癌圈里都发生了哪些大事儿,你都知道吗?

早起一支烟,赛过活神仙。真的是这样吗?

补充维生素能降低肺癌风险,是谣言还是真相?

今年,FDA都批准了哪些肺癌新药?我国又有哪些新动作呢?

物美价廉是人们的梦想,今年有3款药物可算是物美价廉了,作为最后的新年礼物送给大家哦。

1.肺癌预防

吸烟的男士!有2点需要注意了。

1. 起床半小时内就吸烟,肺癌风险增加八成。

起床后就想吸根烟?还是别了吧。

回顾|2017肺癌圈里的那些事儿

2017年年初,顶级癌症期刊《癌症/Cancer》杂志连续发表多篇论文,指出:起床后立即吸烟会明显增加患肺癌和头颈部癌的风险。

研究比较了近5000名患肺癌的烟民、约1000名患头颈部癌症的烟民和健康烟民的数据发现:起床后30分钟内就开始吸烟的人,肺癌风险比起床1小时后吸烟的人高80%。

即使起床后30分钟到1小时之间吸烟的人,肺癌风险也比1小时后吸烟的人要高。

那是不是起床后迫不及待吸烟的人烟瘾大,所以吸的多,肺癌风险才高呢?

经过多项研究发现,起床后吸烟的时间与平时吸烟量并无关联。起床吸烟就是直接增加肺癌风险。

科学家怀疑,这个起床后立即吸烟的问题可能跟基因有关,有些基因会导致人“烟瘾”更大,从而影响癌症的发病风险,但还没有发现这个基因到底是“谁”。

2. 单独补充维生素B,增加2倍肺癌风险,吸烟人群更是不行!

服用维生素补充剂长期以来被认为可以补充能量、改善新陈代谢或者降低癌症风险。

然而,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长期、大量服用维生素B(B6和B12)不仅不能降低肺癌风险,反而会使男性肺癌风险增加2-4倍,但是女性肺癌风险影响不大。

研究者对77000名参与者在10年期间服用维生素B补充剂与癌症风险的关系进行了研究。

结果发现,与没有补充维生素B的男性相比,10年期间每天服用20mg以上维生素B6的男性,肺癌风险增加了3倍;而每天服用55mg以上维生素B12的男性,肺癌风险增加的更多,约4倍。

研究还发现,那些刚开始就吸烟的男性,肺癌风险增加得更多。

2.肺癌治疗

对于已经患癌的人来说,没有比新药上市和新药新闻更令人激动了。

2017年美国FDA批准了5个新药适应症:

回顾|2017肺癌圈里的那些事儿

在国内,三代肺癌靶向药物泰瑞沙也正式上市,紧接着的是免疫治疗药物Nivolumab提交国内上市申请,第一个申请的适应症就是非小细胞肺癌,正式进入了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快速审批名单,明年这个药物终将正式进入国内,与患友见面了!

除了这些药物以外,还有2个药的治疗数据让人心生欣喜。

(1) Keytruda 一线治疗NSCLC的2年生存数据终于公布了!

10月份,默沙东公布了keytruda一线治疗没有EGFR、ALK突变的、PD-L1>50%的NSCLC患者长达2年的总生存期数据。Keytruda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位总生存时间为30个月,而化疗组只有14.2个月。Keytruda足足延长了1年多的时间。

患者1年总生存率和一年半的总生存率以及2年总生存率,keytruda都高于化疗。其中,1年总生存率,keytruda vs 化疗为:70.3% vs 54.8%;1年半总生存率,keytruda vs 化疗为:61.2% vs 43%;2年总生存率,keytruda vs 化疗为:51.5% vs 34.5%。

(2)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延长晚期NSCLC患者无进展生存期达11个月之久。

对于新诊断的局部晚期肺癌患者,如果无法接受手术治疗,通常只能采用放化疗进行治疗,之后就再无其他治疗,但是在接受根治性放化疗后,很多患者疾病仍然可能复发。

2017年ESMO大会上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用德瓦鲁单抗对这部分患者进行治疗,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可延长11个月之久(16.8个月 vs 5.6个月),也就是说11个月后才会出现疾病进展,直接将疾病进展风险降低了48%。

除此之外,德瓦鲁单抗还能提高客观缓解率和中位缓解持续时间,德瓦鲁单抗和安慰剂组的客观缓解率和中位缓解持续时间分别为:28.4% vs 16.0%和未达到 vs 13.8个月。

另外,在降低肿瘤转移风险上,德瓦鲁单抗疗效也非常明显。

回顾|2017肺癌圈里的那些事儿

回顾|2017肺癌圈里的那些事儿

2017年NCCN最新版(2018 V2)指南推荐Durvalumab用于肺上沟瘤、部分IIIA及IIIB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根治性放化疗后治疗

新药或许是“救命药”,但同时价格也比较昂贵,为此科学家们也在不断寻找着价廉物美的抗癌药。今年有3个“抗癌明星”-肠道菌群、普萘洛尔和解酒药可以算是满足我们的愿望喽。

(1) PD-1治疗效果好不好,看看你的肠道菌群就知道了。

最近,顶尖期刊《自然》杂志刊登了两篇研究论文发现,肠道菌群竟然可以影响肺癌、黑色素等患者的PD-1治疗效果。

其中一项研究表明,知道肠道菌群的密度和成分是什么,就可以知道黑色素瘤患者PD-1治疗效果怎么样。研究发现,那些肠道里瘤胃菌科细菌较多而拟杆菌科细菌较少的人,在PD-1治疗时,无进展生存期更长,药物反应更好,体内的“肿瘤杀伤武器-T淋巴细胞”也更多。

另一项对肺癌患者的研究则表明,那些在PD-1/PD-L1治疗前2个月内或者治疗1个月期间,服用抗生素的肺癌等肿瘤患者,与没有服用抗生素的人相比,肿瘤复发风险更高,总生存时间也更短。进一步研究发现,原来是一种叫做“Akkermansia muciniphila”的细菌和叫做“Ruminococcus”的瘤胃球菌在作怪。那些没有服用抗生素的人肠道里“Akkermansia muciniphila”细菌和“Ruminococcus”瘤胃球菌的数量很多,而服用抗生素的人却比较少。

受这两项研究的启发,我们可以通过饮食增加体内这种肠道细菌的数量,从而增强治疗效果。食物中这种菌群较多的有:燕麦、粗粮、深色蔬菜、深色浆果等。另外,接受PD-1/PD-L1治疗的患者在用抗生素时一定要谨慎。

(2) 肿瘤治疗效果不好,可能是压力太大?1粒便宜的减压片居然是解药?

压力使人免疫力低下,更容易生病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今年美国科学家在著名《科学》杂志子刊发表文章显示,压力可能也会使肺癌患者在相同治疗方法的情况下,治疗效果比别人差。他们发现,在一群同样接受靶向药物治疗的患者中,治疗开始前体内“压力因子”IL-6水平高的患者,他们的中位生存时间只有4.8个月(中位生存时间是指一半的患者能存活达到或超过的时间,≈平均生存时间),而那些IL-6水平低的患者,中位生存时间能达到11.5个月!时间相差两倍多!

同时,他们在另外一组临床试验中观察到,服用靶向药期间同时服用一种可以缓解焦虑的药片——普萘洛尔的患者,其生存期较其他患者更长。

科学家们同时也在体外和动物试验证实了这一理论。

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研究证实这个药物的效果。

(3) 在“酒鬼”身上用的戒酒药竟能延长晚期肺癌患者生存率达41%

都知道喝酒不好,得了癌症后就更不应该喝酒。

但是,最近,著名期刊《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项对丹麦24万癌症患者的研究发现,长期服用戒酒药-双硫仑的人与停用双硫仑的人相比,癌症相关死亡率降低了34%。

对双硫仑的作用机制研究发现,原来是双硫仑的代谢产物-CuET抑制了p97功能,导致癌细胞无法将垃圾排出体外,从而走向毁灭之路。而且,双硫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对癌细胞下手比较狠,但是对健康细胞却比较友好。所以,这种药的副作用也不大。

这项大型分析中还包括了一项专门对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研究,在42名Ⅳ期(晚期)NSCLC患者中,分别用戒酒药-双硫仑联合化疗治疗和单用化疗对他们进行治疗,最后还是那些用戒酒药-双硫仑联合化疗的患者,活得比较久,生存时间比单用化疗的延长了41%(10个月 vs 7.1个月)。即使在3年后,用双硫仑治疗的患者中有2名仍然活着,而只用化疗的患者在2年之内都过世了。

更多关于这个神奇药物的大型临床试验已经开始了,希望能获得进一步的证明,也算是来年的期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