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抗癌路,3次病情恶化,我把生命从死神手里夺回

6年抗癌路,3次病情恶化,我把生命从死神手里夺回

确诊时,我以为我的生命最多只有2年了。没想到,一下走过了6年。

六年的磨砺抗争,恰是艰苦写成,关于治疗的经验每个人都各有不同,但是我的这几个抗癌的态度可能帮助到病友们。

幸运的突变

2011年9月,因为气喘去医院检查时,医生怀疑是肺癌。于是,抽取胸水,穿刺活检,得出的结论是大细胞癌,局部非小细胞腺癌混合癌,4期。基因检测是假阴性,只能选择化疗,在经过五次化疗效果不尽人意的状况下,在2012年5月份医生建议盲试凯美钠,疗效不错,半年内肿瘤逐渐减少,后半年肿瘤开始增大了,也就是说,再往后,其实就是迟缓耐药了,影像显示逐渐增大。

由于先前吃的是赠药了,即便是想要采取措施,也是毫无方法的白费,所以,掩耳盗铃地不断服用了凯美钠二年半,直到2014年11月的全线迸发,浑身疼痛难忍住进医院。

影像显示,腹腔胸膜以及腹部神经都有肿瘤细胞转移,宣告了凯美钠的彻底耐药。家人奔走四处求医问诊,在上海肺科医院打听到了当时还不为人知的神药9291。医生建议先做基因检测看看能不能用这个药,于是赶到上海做基因检测。这一次,老天终于眷顾我了,基因检测结果表明有T790渐变,我的治疗终于有了转机。

神药9291让我重新延续了生命活了过来,从此又有了正常人一样的体感和生活,直到9291服用一年半。2016年上半年,肿瘤君再次作祟捣乱,病情又出现紧张了,医生判断最多还有一年的生存期。我在前后2个靶向药的接力治疗下,竟然成功活过了四年多,虽然谈不上奇观,但是和其他肺癌晚期的病友相比,我算是非常幸运的了。尽管病情又恶化了,我还是坦然接受,能走到这一步,我也了无遗憾。

疯狂的试药

2016年上半年,随着cea的不时攀升,宣告了9291耐药的迹象,于是在肿瘤群友的协助下,各种尝试靶向药联药,先是9291增量,无果。然后是联药凯美钠,没有效果,再就是联药184 和6244,折腾几个月均宣告没有效果。

靶向药耐药都是由于产生了新的突变,认识到这一点在下半年七月,我不甘心的重新做了基因检测,结果出来是T790mC797s渐变,且顺式构型。彻底宣告了目前的靶向药都不会有效。幸运之神离我远去了。

家人心急如焚,到处求医寻觅治疗方案,最终决议还是用化疗。

可能是老天看我受苦可怜,看到我抗癌的顽强毅力,竟然在我化疗力比泰四次后的2016年底,让我对9291复敏了二个半月,给了我莫大的抚慰和鼓舞。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更大的考验和磨练还在后面。

癌痛的折磨

在2017年年初,我出现了肝转,由于肝转肿瘤硕大,不得不进行微波介入医治,苦楚难耐且效果不明。其次,疼痛难忍的新老病灶不得不还得持续着化疗。化疗的副作用也让我虚弱不堪,骨瘦如柴,效果却微乎其微。

我尝试新靶向的行程依然在进行,虽然毒性和疗效完全背离,可是不尝试就等于坐以待毙,尝试也许还有一线希望!人一旦放弃了希望,那可能真的就坚持不下去了。关于那些“没有医学根据,不要乱用药物”的说教,虽然有他的一定道理,但在我们肿瘤病人面前是不可取的,这就是要我们放弃希望啊。纵观走过的路程,‘’以身试毒,以命博命‘’是我2017年的主题曲。我别无选择,无可逃遁。而一切这些,仅仅是渴求获得最简单的生活质量—–不再疼痛!

没有体验过“癌痛”的人,永远不会知道那种疼痛的感受:刀剐,绞肉机,针刺,灼烧,撕咬,捶打,电击,抽搐。纠缠在一起,无法描述,所谓痛不欲生大概就是如此吧。求生本能让一次次咬牙坚持,让我一次次从死神手里逃脱,在岌岌可危中醒来,好多次我鼓舞自己:你真是好样的!

关于抗癌,我想说的是:一种意念二手预备是必需的。与癌魔抗争到底是我们顽强的抗癌意志,对死亡有足够的认知和坦然面对,也是一种正能量的表现。只要看淡生死,才干临危不惧地与癌共舞。

抗癌的路虽然坎坷难行,毕竟曾经闯过了六个年头,自从去年底结缘了抗癌圈这个app,在我治疗遇到困惑时给我了很多的帮助和关爱,在这个小家庭里,有一种遮风挡雨的平安感和温馨度。虽然癌魔暴虐,但病友在一起抱团取暖,各种预案和应对措施,也是一种希望,一种决心,一条有能够延续生命的决策。感恩遇到这些温暖的人,癌魔无道,和而击之。

6年抗癌路,3次病情恶化,我把生命从死神手里夺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