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与癌打太极:靶药耐药的肺癌患者化疗后再重新使用靶药

与癌打太极:靶药耐药的<a href=http://www.bdxfy.com/feiai>肺癌</a>患者化疗后再重新使用靶药” inline=”0″></p>
<p>肺癌中的肺腺癌病人如果存在EGFR基因突变,使用靶向药物如易瑞沙或特罗凯则受益显著,多项研究表明,存在EGFR基因突变的患者使用靶向药物的无进展生存时间达到10个月左右,而使用化疗的无进展生存时间为5-6个月,因此肺癌治疗指南推荐存在EGFR基因突变的患者使用靶向药物,但问题是耐药。</p>
<p>靶向药物总是避免不了耐药的问题,如何能重新让靶向药物再次有效,一直是一个研究热点,有一条路是靶向药物耐药之后停止靶向治疗,使用化疗,然后再次使用靶向药物,今天给大家编译一篇文献,来看看这里面的研究数据。</p>
<p>研究入组了27名病人,具有以下特点。</p>
<ul class=

  • 年龄大于18岁。

  • 预期寿命大于12周。

  • 病理诊断为四期非小细胞肺癌。

  • 27名患者中23名进行了基因检测,19名EGFR突变,1名是野生型,3名突变状态未知。

  • 首次经过EGFR靶向药物治疗时间超过6个月。

  • 靶向药物耐药后化疗2-4个周期,包含培美曲塞、吉西他滨、多西紫杉醇,联合或不联合铂类。

  • 化疗失败之后,开始重新再次使用EGFR靶向药物,如首次靶向药物治疗有效时间超过12个月则使用之前耐药的靶向药物,如果首次靶向治疗有效时间大于6个月,但是小于12个月则更换另一种靶向药物。

  • 靶向药物剂量为易瑞沙每天250mg,特罗凯每天150mg。

  • 我与大家一起来看看这项研究的数据。(注:DCR:治疗应答病例数加上病情稳定的病例数占可以评估病例的比例,PFS定义为入组时至疾病进展或其他原因死亡的时间。)

    首次EGFR靶向药物治疗的疗效

    27名病人,一名完全缓解(没有可见的肿瘤病灶),15名部分缓解(肿瘤病灶缩小30%),11名病情稳定。平均无进展生存时间为11个月。

    EGFR靶向药物耐药后化疗的疗效

    患者使用靶向药物耐药之后,使用了化疗,不同患者使用的化疗方案不同,其中培美曲塞联合顺铂的4名,吉西他滨联合顺铂的2名,其他的化疗方案可参看本文的参考文献。

    其中1名病人病情完全缓解(CR),4名病人部分缓解(PR),10名病人病情稳定(SD)。12名病人病情进展(PD,占比例44.4%)。靶向药物耐药后化疗的疾病控制率(DCR)为55.5%,无进展生存时间为4个月。

    化疗耐药再次使用EGFR靶向药物

    13名病人使用之前耐药的靶向药物,另外14名病人使用之前耐药不同的靶向药物。间隔化疗后,之前耐药的靶向药物从新见效,1名病人完全缓解,8名病人部分缓解,14名病人病情稳定,4名病人病情进展。再次使用靶向药物的疾病控制率DCR达到了85.2%,平均无进展生存时间为6个月。

    化疗耐药后再次使用靶向药物,如果使用的之前耐药的靶向药物,疾病控制率为84.6%,无进展生存时间是5个月。如果化疗后更换成另一个靶向药物,似乎效果更好一些,疾病控制率为85.7%,平均无进展生存时间为9.5个月。即平均无进展时间更长。

    与癌打太极:靶药耐药的肺癌患者化疗后再重新使用靶药

    越是有效越有效?

    最开始靶向治疗完全缓解的患者,经过化疗耐药后,重新靶向治疗仍是完全缓解。似乎这名患者显示出对靶向药治疗非常敏感。

    15名首次靶向治疗部分缓解的病人,化疗后再次靶向治疗,5名病人部分缓解,8名病人病情稳定,但是有2名病人病情进展(无效),疾病控制率为86.7%。

    11名首次靶向治疗病情稳定的病人,化疗后再次靶向治疗,3名病人部分缓解,6名病人病情稳定,2名病人病情进展,疾病控制率为81.8%。

    统计和分析的结果表明,如果病人在首次靶向治疗有效,则在间隔化疗之后,再次启动靶向治疗,则往往是同样有效。这个可能是与肿瘤患者的癌细胞比例特点是有关系的。


    通过这篇文章大家只需记住这么一个结论:当靶向药物耐药之后,虽然可以通过基因检测的手段,使用第二代、第三代靶向药物。但是做2-4个疗程化疗(中间停止靶向药物),再次使用靶向药物,仍然可以获得较为不错的治疗效果,我们来看一下面这个图,可以看出间隔化疗后,再次使用靶向药物的无进展生存时间可以几乎翻倍了,当然这种翻倍是加上了中间的化疗时间。

    与癌打太极:靶药耐药的肺癌患者化疗后再重新使用靶药

    如上图所示,首次靶向治疗时间的无进展生存时间曲线,化疗后靶向药物再次使用的无进展生存时间曲线,很明显可以看出来区别,这多出的时间就是赚的了。

    当然再次使用靶向药物耐药之后,可以基于基因检测结果,更换下一代靶向药物,因此此时的基因突变可能会复杂很多了。但这并非是绝对的,具体情况还是需要在临床中来进行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参考文献:

    Guo-Hao Xia, et al., E ect of EGFR-TKI retreatment following chemotherapy for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patients who underwent EGFR-TKI, Cancer Biol Med 2014;11:270-27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