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吞烟吐雾时,有个恶魔却在悄悄地疯长 | 香烟与肺癌

当我们享受香烟带来的快感时,是否发觉有个恶魔正在我们身上悄悄地长起来?近50多年来,世界各国特别是工业发达国家,肺癌的发病率和病死率均迅速上升,死于癌病的男性病人中肺癌已居首位。

肺癌目前是全世界癌症死因的第一名,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报告称,全球癌症患者中肺癌患者占了85%,而肺癌中有80%的人是吸烟的。香烟是怎么让肺发生癌变的?

我们在吞烟吐雾时,有个恶魔却在悄悄地疯长 | 香烟与肺癌

肺癌标志

永恒的不是爱情,而是癌细胞

癌症(Cancer),亦称恶性肿瘤(Malignant tumor或者Malignant neoplasm),由细胞生长无序增殖并侵入周遭正常组织,甚至经由体内循环系统转移到身体其他部分的一组疾病。

George Otto Gey博士从Henrietta Lacks癌细胞提取癌细胞样品,发现癌细胞迅速繁殖,这些细胞迅速附着在试管上,然后吸收周围的媒介,变得越来越多。

我们在吞烟吐雾时,有个恶魔却在悄悄地疯长 | 香烟与肺癌

1951年,Henrietta Lacks死于癌症,癌细胞至今还在生长

据推算,迄今为止培养出的Hela细胞已经超过了5000万吨,其体积相当于100多幢纽约帝国大厦,这些癌细胞存留至今。也就是说肺癌细胞都能在你身上迅速生长,占用正常细胞的生存空间和营养。

肺癌形成经过,一切从致癌物开始

先看看这个60岁烟民的肺,他有30多年的烟龄,让他肺部积累了大量致癌物质,在有一部分化学物质被他的肝脏中和了,有一部分经过肾脏进入尿液。这些残留在尿液的致癌物开始袭击某个细胞的DNA。

人体就像一个战场,致癌物质在身体内游动寻找攻击的突破口,脆弱的细胞一旦没能坚守岗位,就会被致癌物攻击。

我们在吞烟吐雾时,有个恶魔却在悄悄地疯长 | 香烟与肺癌

1、基因内部腐败变质,失去防御能力

有个细胞变质没了防御,它的RAS癌基因受损,一个碱基从G变成了T,变成了活性癌基因。这相当于城墙内部被刨了洞,随时都会被敌人攻击。

2、抑癌卫士拉紧警报,实现叛变细胞毁灭

致癌物质趁虚而入成功策反了变质细胞,这时候还有守卫家园的抑癌卫士——P53修复基因,它会识别到这个被癌症污染的细胞传递来错误信息,于是启动毁灭程序,把这些致癌基因粉碎消除。

3、最后一层防癌基因,预备卫士最后保卫

如果P53修复基因抑丢失了,不在岗位上也不用担心,我们还有最后一层保护——P53基因副本,会修复致癌基因。一旦这个P53副本也失控了,这些变质细胞就完全沦陷,任人宰割。

4、致癌物发动攻击,恶魔生成

失去保护的细胞被烟草致癌物侵入,致癌物袭击了某个关键原癌基因,把它变成癌基因细胞后,开始丧失原则自我膨胀,开始不眠不休地成长,成为永远不死的恶魔,繁衍出几十亿个癌细胞,最终成长为肿瘤。

我们在吞烟吐雾时,有个恶魔却在悄悄地疯长 | 香烟与肺癌

吸烟会增加基因变异,提高得癌概率

上述形成癌症还是小概率事件。假设普通人有70年的生命时长,那么他将会有20–60万亿次的细胞分裂,得癌症几率和重彩票头奖的几率是一样的。

吸烟愈多,人体DNA愈容易受到伤害。如果持续一年每天抽一包烟,肺细胞的基因会出现多达150个变异。吸烟人肺癌发病率比不吸烟者高10~20倍,喉癌发病率高6~10倍,食管癌高4~10倍,胰腺癌高2~3倍,膀胱癌高3倍,血癌危险性增加1.78倍。因为香烟里含有大量致癌化学物,关于香烟的有害物质介绍查看往期推文 香烟杀手的深层秘密,被误判的尼古丁 ,这里不再详细介绍。

也就是说如果你吸烟,会增加你得癌症的可能性,癌细胞会无限生长吸取营养占用生长空间,成为万年不死的恶魔。

参考资料

(温馨提示:视频时间较长24分钟01秒,建议在WiFi下观看,壕请随意。)

Willyard C,Nature. 2016 Apr 14;532(7598):166-8.

Klement GL, et al., Sci Transl Med. 2016 Feb 24;8(327):327fs5.

Li C, Heidt D G, Dalerba P,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pancreatic cancer stem cells[J]. Cancer research, 2007, 67(3): 1030-1037.

《吸烟与癌症》 ,万德森,广东科技出版社出版的图书,2009年

临床癌症研究(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自然》,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等组成的国际研究小组

转载原创文章请与烟瘾君联系yanyinjun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