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18岁癌症患者自述:我不想死,但化疗的疼痛让我痛不欲生

癌痛一直是肿瘤医生的一根刺,也是让患者失去求生意识的最后一把“利剑”。他们都知道,缓解疼痛对治疗癌症的重要意义,但仍有很多患者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

18岁癌症患者自述:我不想死,但化疗的疼痛让我痛不欲生

52岁,查出肺癌四期

王峰(化名)今年58岁,6年前,他查出肺腺癌四期。接诊他的医生说,这是他行医以来,见过最严重的肿瘤。

一开始他也会不停地抱怨,但想到老婆、孩子,他决定找寻癌症的治疗方法,但最终他却连准确的病因都找不到。

他唯一知道的是,癌症的病情分为一、二、三、四期,四期就是晚期,到了这个阶段,几乎就是判了死刑,回天乏术。

17次化疗,他每天被癌痛折磨着

为了活下去,老王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去医院进行化疗,到如今,他已经化疗了17次。

每次化疗后,他都会出现嗜睡、出虚汗、全身乏力等症状,到了第9个月,他表示“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就是头疼”。

曾经,有一位18岁的癌症患者在接受化疗时,写了一篇文章描述他所遭受的痛楚——

化疗药随着血液输进身体,从口腔粘膜到食管、胃、小肠、大肠、肛门,这些地方的粘膜全部破裂。这就像你吃进一粒米,把它放进嘴巴,这粒米所到的地方,都会让你痛不欲生。

18岁癌症患者自述:我不想死,但化疗的疼痛让我痛不欲生

痛,是癌症患者的一道“鬼门关”

中国医师协会疼痛医师樊碧发教授介绍说,癌痛不仅在整个癌症过程都有可能出现,但末期最为严重,也最为常见。

多位专家曾表示解决了疼痛,患者就会活的长一些。”

疼痛除了影响患者的体质、降低对治疗的耐受力降低身体免疫力之外,还会带来很大的精神负担。

临床上有很多患者就是因为不堪忍受巨痛而丧失求生意识,所以控制癌痛是癌症治疗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很多癌症患者就曾经表示,如果整天在痛苦中度过,即使能再活二十年,他也宁愿当场死去!

换言之,如果到了晚期已经无法彻底治疗好,那止痛就成了患者最后的需求。

18岁癌症患者自述:我不想死,但化疗的疼痛让我痛不欲生

癌痛,到底有多痛?比生孩子还痛!

在疼痛领域里,为了方便大家比较,医生给疼痛划分了等级。

3级以内:轻度疼痛

4-6级:中度疼痛

7级以后:重度疼痛

女性分娩时最痛可达到8级,而晚期癌痛却能达到10级,痛感可想而知。

18岁癌症患者自述:我不想死,但化疗的疼痛让我痛不欲生

止癌痛,还得靠吗啡

一个国家控制癌痛的情况是好是坏?最直接就是看医用吗啡的消耗量。

中国抗癌协会癌症康复及姑息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王杰军透露,90年代时,我国医用吗啡的年销量仅6-8kg,而2013年,这个量达到了1300多公斤。

虽然医生和患者都希望尽可能地控制疼痛,但到了执行方面,还是有许多阻碍因素,比如药量、处方、医保。

另外,很多患者和家属对吗啡还存在抗拒心理,他们觉得服用后就会成瘾,由此带来巨大的精神和经济负担。

但专家表示,当人们处于疼痛状态时,使用吗啡是不会成瘾的!

18岁癌症患者自述:我不想死,但化疗的疼痛让我痛不欲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