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今年的ESMO大会上,肺癌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今年的ESMO大会上,<a href=http://www.bdxfy.com/feiai>肺癌</a>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inline=”0″></p>
<p>9月8日-12日,在西班牙马德里成功举办的世界级肿瘤学大会-欧洲临床肿瘤协会年会(ESMO)中肺癌领域迎来了很多突破,这些突破可能改变现有的标准治疗方法,大大提高患者的生存时间和生活质量。研究给患者的治疗带来哪些可能的改变?</p>
<h1><strong>肺癌重磅研究</strong></h1>
<p>肺癌领域的重磅研究分别是::FLAURA、PACIFIC、ALEX和ALUR、IFCT-0302、CheckMate-017和CheckMate-057。</p>
<p><strong>(1)PACIFIC: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治疗不可切除的III期NSCLC,患者无进展生存期显著延长。</strong></p>
<p>约1/3的NSCLC患者在确诊时已经到了晚期,错失了手术治疗的最佳时机,这类患者目前的标准治疗方案为:以铂类为基础的同步放化疗。但是同步放化疗之后,过了5.6个月,病情就会恶化,而用德瓦鲁单抗对这部分患者进行治疗,患者平均过16.8个月后病情才会恶化,中间的无进展生存期足足延长了11个多月的时间!</p>
<p><img  data-src=

▲ Imfinzi (durvalumab)

试验内容

研究纳入了700多例无法手术切除的局部晚期(III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这些患者在接受了标准含铂方案的同步放化疗后,未发生疾病进展。之后按2:1随机接受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或者安慰剂治疗,直至疾病进展。主要研究终点为PFS(无进展生存期)和OS(总生存期),次要终点包括PFS率与OS率、客观缓解率 (ORR) 及缓解持续时间等。

疗效

中期分析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相比,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延长无疾病进展生存超过11个月(16.8个月 vs. 5.6个月;HR=0.52;95%CI:0.42-0.65)。

此外,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还显著提高了患者的客观缓解率(28.4% vs. 16.0%,RR=1.78; 95%CI:1.27-2.51)。

中位疗效持续时间,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组尚未达到,而安慰剂组为13.8个月。

总生存期数据还不成熟,需要长期随访后才能获得。

在所有亚组患者(亚组就是所有患者中某个较小类型的患者群体)中,均观察到了德瓦鲁单抗带来的临床获益。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安慰剂,接受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治疗的患者,肿瘤转移的风险(包括脑转移灶)也明显降低。

今年的ESMO大会上,肺癌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不良反应

接受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治疗的患者与使用安慰剂的患者相比,最常见的与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AE)是:咳嗽(35.4% vs. 25.2%)、肺炎(33.9% vs. 24.8%)、乏力(23.8% vs.20.5%)、呼吸困难(22.3% vs. 23.9%)以及腹泻(18.3% vs.18.8%)。

在接受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治疗的患者中,29.9%的患者出现了3-4级AE,15.4%的患者因出现AE而中止治疗,而安慰剂组分别为 26.1%与9.8%。

结论

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维持治疗无法手术切除的III期NSCLC,患者无进展生存期显著延长。

(2)FLAURA:奥希替尼(泰瑞沙)可能成为EGFR突变NSCLC的一线治疗选择。

试验内容

FLAURA是一项III期、双盲、随机的临床试验,旨在评估奥希替尼(泰瑞沙)对比目前的标准治疗(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治疗EGFR T790M突变NSCLC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纳入了556名先前没有接受过任何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突变阳性的NSCLC患者,随机分成了奥希替尼组(279例,80 mg/天,口服)和标准治疗组(277例,吉非替尼250 mg/天,厄洛替尼150 mg /天,口服)。

今年的ESMO大会上,肺癌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 泰瑞沙

疗效

与标准治疗组10.2个月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相比,奥希替尼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8.9个月!

奥希替尼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7.2个月,而标准治疗组只有8.5个月,奥希替尼组是标准治疗组的2倍多!

奥希替尼组中位总治疗时间为16.2个月(0.1-27.4个月),标准治疗组为11.5个月(0-26.2个月);

奥希替尼组客观缓解率为80%,标准治疗组为76%;

OS数据目前尚未成熟,只有25%的患者达到了OS终点,但是初步观察奥希替尼组患者有总生存期获益(HR=0.63;95%CI:0.45-0.88;P=0.0068)。

具体疗效如下图所示。

今年的ESMO大会上,肺癌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另外,亚组分析表明,所有亚组患者获益一致,包括脑转移和无脑转移的患者。

不良反应

奥希替尼安全性与之前临床试验中所观察到的数据一致, ≥3级的不良事件 (AE) 发生率很低。奥希替尼组患者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腹泻(58% [≥3级发生率为2%])与皮肤干燥(32% [≥3级发生率<1%],而对照组最常见的 AE 是腹泻(57% [≥3级发生率为3%])与皮炎痤疮(48% [≥3级发生率为5%])。

结论

奥希替尼治疗进展期EGFR突变NSCLC,不仅疗效优于标准治疗,而且不良反应也低于标准治疗,所以奥希替尼有可能成为一线治疗进展期EGFR突变NSCLC的新标准。

(3)ALEX和ALUR:艾乐替尼(Alectinib,Alecensa)一线和二线治疗ALK阳性、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NSCLC,患者肿瘤可明显缩小。

今年的ESMO大会上,肺癌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 艾乐替尼(Alectinib,Alecensa)

试验内容

ALEX试验纳入了303例初治ALK阳性的NSCLC患者,随机1:1给予艾乐替尼(600 mg,两天一次)或克唑替尼(250 mg,两天一次)治疗。ALUR试验纳入了107例经治ALK阳性的NSCLC患者,随机2:1给予艾乐替尼(600 mg,两天一次)或标准化疗(CT,培美曲塞500 mg/m2,每3周一次,或多西他赛75 mg/m2,每3周一次),其中CT组的患者疾病进展后也可以进入艾乐替尼组进行治疗。

疗效

这两项研究显示,作为一线疗法,艾乐替尼对接受过放疗的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患者的客观缓解率达到了36%,而克唑替尼对照组只有28.6%。

对没有接受过放疗的CNS转移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了74.4%,而克唑替尼对照组只有24.3%。

今年的ESMO大会上,肺癌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作为二线疗法,艾乐替尼与标准化疗相比,针对CNS转移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54.2%,而对照组为0。此外,艾乐替尼对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也有显著改善。

不良反应

艾乐替尼的不良反应,与之前的类似。

结论

艾乐替尼一线和二线治疗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能降低中枢神经系统患者疾病进展的风险。

(4)IFCT-0302:肺癌患者术后可能没有必要进行胸部CT扫描。

目前,多项指南推荐非小细胞肺癌(NSCLC)根治术后,患者要采用定期门诊复查和胸部CT扫描的形式来预防复发。但是,近日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2017年会上报道的一项研究(代号:IFCT-0302)表明,肺癌患者术后可能并不需要进行胸部CT扫描。

试验内容

IFCT-0302是一项在法国进行的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纳入1775例pI-IIIA和T4(同一肺叶多个肺结节) N0-2 期NSCLC患者(第6版TNM分期),对术后的2种不同的随访模式进行了比较。

对照组的随访方案为:只进行临床检查和X线胸片(CXR),而试验组的随访方案为临床检查和CXR,以及胸腹CT扫描和纤维支气管镜检查(腺癌患者可选)。

两组患者术后2年内每 6个月随访一次,3-5年内每1年随访一次。

主要研究终点为总生存期(OS)。

疗效

中位随访8年10个月后,两组的OS并没有明显不同,对照组OS为8.2年,试验组为10.3年。

3年无病生存率差别也不大,分别为63.3%和60.2%。8年OS率差别也不大,分别为51.7%和54.6%。

今年的ESMO大会上,肺癌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结论

该结果表明,很多指南中推荐的对肺癌患者术后进行CT扫描可能并没有必要。但是,考虑到胸部CT扫描有更好的生存获益趋势,因此还需要更长的随访来证明。另外,有部分早期肺癌患者在术后2~4年内会出现第二种癌症,而胸部CT扫描有助于发现第二癌症并对患者进行治疗。

(5)CheckMate-017和CheckMate-057:Opdivo二线治疗NSCLC,相比多西他赛,患者生存时间显著延长。

▲ 纳武单抗(Opdivo)

试验内容

9月10日,BMS(百时美施贵宝)公布了CheckMate-017和CheckMate-057两项关键III期临床试验的3年总生存期(OS)数据,这两项研究评估了纳武单抗(Opdivo,Nivolumab)对比多西他赛(Docetaxel),治疗此前接受过治疗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疗效。

CheckMate-017研究入组了272例鳞状NSCLC患者,CheckMate-057研究入组了582例非鳞状NSCLC患者。纳武单抗(治疗组)治疗剂量为:3mg/kg,每2周给药一次。多西他赛(对照组)剂量为:75 mg/m^2,每3周给药一次。

疗效

在CheckMate-017研究中,接受纳武单抗治疗的鳞状NSCLC患者,PD-L1表达水平<1%的3年后仍然存活的有13%,PD-L1表达水平≥1%的3年后仍然存活的有14%。

不论PD-L1表达如何况(包括PD-L1阳性和PD-L1阴性),16%的鳞状NSCLC患者在三年后仍然存活,而多西他赛对照组仅为6%。

今年的ESMO大会上,肺癌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在CheckMate-057研究中,接受纳武单抗治疗的非鳞状NSCLC患者,PD-L1表达水平<1%的3年后仍然存活的有11%,PD-L1表达水平≥1%的3年后仍然存活的有26%。

不论PD-L1表达的情况(包括PD-L1阳性和PD-L1阴性),18%的非鳞状NSCLC患者在三年后仍然存活(n=49/292),其中多西他赛对照组的三年生存率仅为9%。

结论

纳武单抗二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相比化疗,疗效更好更持久。

今年ESMO大会上的这些研究亮点,给肺癌患者带来了很多惊喜,尤其是奥希替尼可能成为EGFR T790M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德瓦鲁单抗治疗晚期肺癌,患者无进展生存期竟延长了将近1年之久;肺癌患者术后的胸部CT扫描可能没有必要,都给患者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一步一步延长了患者的生命长度,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相信,随着医学的不断发展,不久的将来肺癌也必将从现在的“难治之症”变为像糖尿病一样的“慢性疾病”!

版权属肿瘤知道所有,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其他任何媒体、网站如需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内容须获得授权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内容须获得授权且在醒目位置处注明“转自肿瘤知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Warning: chmod()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users/HA341711/WEB/wp-content/plugins/wordfence/vendor/wordfence/wf-waf/src/lib/storage/file.php on line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