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hmod()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users/HA341711/WEB/wp-admin/includes/class-wp-filesystem-direct.php on line 168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肺炎网
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症状有哪些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ESMO 2017」<a href=http://www.bdxfy.com/feiai>肺癌</a>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inline=”0″></p>
<p><img  data-src=

非小细胞肺癌(NSCLC)

EGFR

奥希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NSCLC无进展生存期远超第一代靶向药

FLAURA研究结果显示奥希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NSCLC无进展生存期达18.9个月,而第一代靶向药无进展生存期只有10.2个月;对于脑转移患者奥希替尼一线治疗无进展生存期15.2个月,而第一代靶向药为9.6个月;颅脑病灶进展率奥希替尼组为6%,而第一代靶向药为15%。

奥希替尼副作用与第一代靶向药相似,且更温和。奥希替尼有可能成为EGFR突变患者一线治疗新选择。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序贯ALK靶向治疗,超7成患者生存期65个月以上

PROFILE 1014研究的总生存期数据显示克唑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患者总生存期与化疗相比没有统计学差异。但亚组分析显示,克唑替尼一线耐药后以其他ALK靶向药继续治疗的患者总生存期最长,中位生存期仍未达到。至数据截止时,超7成此组患者生存期65个月以上,而一线克唑替尼耐药后不接受ALK靶向治疗的患者总生存期还不及一线化疗耐药后接受ALK靶向治疗的患者。

研究提示序贯ALK靶向治疗,患者生存获益最大,疗效更好的靶向药更应该用在前头,化疗不是ALK阳性患者的优先选择。

下图为不同治疗次序的总生存期曲线

曲线1为一线克唑替尼,后续ALK靶向治疗

曲线2 为一线化疗,后续ALK靶向治疗

曲线3为一线克唑替尼,后续不接受ALK靶向治疗

曲线4为一线化疗,后续不接受ALK靶向治疗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BRAF

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一线治疗BRAF V600E突变NSCLC,中位总生存期达到24.6个月

BRAF V600E突变人群只占NSCLC人群的1.4%,腺癌人群的1.6%,但肿瘤更具侵袭性,而且此类患者接受含铂化疗的疗效差于非BRAF突变患者。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BRF113928研究纳入36例之前未接受过治疗的BRAF V600E NSCLC患者,接受达拉非尼150毫克,每天2次;曲美替尼2毫克,每天1次治疗。

结果:客观缓解率64%,大部分患者肿瘤消退超过30%,研究者评估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0.4个月,独立评估机构评估的中位PFS为14.6个月。总生存期(OS)为24.6个月,预后大为改善。

联合治疗副作用较大,严重的3-4级副作用发生率44%,69%的患者需要暂停或推迟用药,因此需慎重管理副作用。

目前美国、欧洲均已批准达拉非尼+曲美替尼治疗BRAF V600E突变NSCLC患者。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病灶最佳反应的瀑布图,纵坐标为病灶变化的比例,划线处为病灶消退30%,初次评估时的客观缓解率为64%。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RET

RET强力抑制剂RXDX-105治疗RET融合NSCLC Ib期临床试验数据公布

RET融合发生在大约1-2%的非小细胞肺癌中,其中约一半是KIF5B-RET融合,目前RET融合患者缺乏成熟的靶向治疗方案。

21例RET融合患者参加了RXDX-105的Ib期临床试验,这些患者先前均未接受过针对RET融合的靶向治疗,其中13例为KIF5B-RET融合,8例非KIF5B-RET。RXDX-105治疗的剂量是275毫克/天。

结果,13例KIF5B-RET融合患者中没有肿瘤客观缓解病例,只有3例疾病稳定超过6个月。而8例非KIF5B-RET融合患者中有6例(75%)肿瘤客观缓解。

治疗相关的副作用主要是轻中度的1-2级,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严重(3级)副作用(> 5%)为皮疹(10%),低磷血症(8%),ALT升高(7%)和贫血(7%)。 此前有报道一例患者出现3级皮疹并伴有致死性肺泡出血。 没有观察到其他治疗相关的≥4级副作用。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病灶最佳反应瀑布图,红色柱为非KIF5B,蓝色柱为KIF5B,划线处为肿瘤消退30%。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ROS1

1、洛拉替尼治疗克唑替尼耐药的ROS1阳性NSCLC患者初显疗效

ROS1阳性患者一线标准治疗是克唑替尼,但克唑替尼耐药后的治疗选择有限,洛拉替尼相比克唑替尼有更强的入脑能力,有成为ROS1阳性患者二线治疗药物的潜力。

47例ROS1阳性患者接受洛拉替尼治疗,其中25例脑转移,31例先前接受过克唑替尼治疗,3例接受过克唑替尼和色瑞替尼治疗。

患者接受100毫克/天的洛拉替尼治疗,结果客观缓解率为36.2%(17/47),疾病稳定为46.8%(21/47),12周疾病控制率为63.8%,24周疾病控制率为44.7%。颅内病灶客观缓解率为56.0%(14/25)。

最常见的副作用为高胆固醇、高甘油三酯血症,外周组织水肿,认知障碍等,大部分患者副反应仅为轻微的1-2级,未发现有4-5级严重副反应发生。洛拉替尼治疗克唑替尼耐药的ROS1阳性NSCLC患者具有确定的疗效,尤其是对于颅内病灶更有效。

2、日本ROS1/NTRK新药DS-6051b I期临床试验结果公布

试验入组了15例日本ROS1阳性的晚期NSCLC患者,试验确认了II期推荐剂量为600毫克/天,常见副作用是转氨酶升高、腹泻、恶心。7例患者肿瘤部分缓解,5例疾病稳定。9例未接受过克唑替尼治疗的患者中6例部分缓解。此外脑转移患者也出现临床缓解。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热休克蛋白

热休克蛋白抑制剂OGX-427联合吉西他滨、卡铂化疗不能改善晚期鳞癌患者生存

热休克蛋白在70%-98%的鳞癌中高表达,它会促进癌细胞耐药,临床前研究显示OGX-427可以抑制热休克蛋白,提高化疗的疗效。但II期临床试验发现OGX-427联合吉西他滨、卡铂化疗相比单独化疗不能改善晚期鳞癌患者的生存,而且联用方案副作用更大,骨髓抑制及感染发生率更高。

「ESMO 2017」肺癌精选|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篇

DNA甲基化转移酶

DNA甲基化转移酶抑制剂CC-486联合白蛋白紫杉醇不能改善晚期NSCLC患者生存

CC-486是DNA甲基化转移酶抑制剂。DNA甲基化转移酶在NSCLC癌组织及癌旁组织中高表达,但临床研究发现CC-486联合白蛋白紫杉醇2、3线治疗晚期NSCLC患者没有生存获益,副作用相似。

版权声明

Haalthy科利健康是用心帮助患者申请临床新药入组的科普和数据随访公司。本平台原创内容版权归Haalth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aalthy科利健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